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賞析

作者:佚名
李白《菩薩蠻》詞有“寒山一帶傷心碧”,指日暮之時,山色轉深。傷心是極言之辭。傷心碧即山色深碧,傷心白即極白。後人之詞多類於此。在月光的映襯下水晶簾看上去一片白。水晶簾內端坐的美人已然不在。全詞除卻“雲鬟香霧”的指代略露豔色之外,言語極平實。如果知曉這指代是化自杜甫《月夜》,明白杜甫藏在“香霧雲鬟溼,清輝玉臂寒”後面的相思悽苦,恐怕只有豔麗之後掩飾的惘然。
細讀“只是去年秋,如何淚欲流。”“欲”字更是用的恰到好處,“欲”是將出未出,想流不能流,容若將那種哀極無淚的情狀寫地極精準。
年年秋日,看時光流轉,如習以爲常,總覺得日久天長,看見花謝都心無悽傷。待得一日光陰流盡,才醒轉過來。秋風蟲鳴月色深濃,仍似去年秋,你知爲飄渺孤鴻?感情的付出是相互映襯的。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70153/prose_appreciations/4252
晶簾一片傷心白,雲鬟香霧成遙隔。無語問添衣,桐陰月已西。
西風鳴絡緯,不許愁人睡。只是去年秋,如何淚欲流。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