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賞析

作者:佚名
聯繫下文來看,兩個意思兼而有之。次句“山勢川形闊復長”即是對“茫茫”二字的具體化描繪。杭州浙江,即錢塘江的入海處,有龕、赭二山南北對峙如門,每至漲潮時節,江水由山門涌出,水勢兇猛,猶如萬馬奔騰,是古今中外聞名的勝景。這兩句是詩人登樓遠眺看到的遠景,意境闊大高遠。
“燈火萬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是近景描寫。自中唐以後,東南一帶城市經濟繁榮,杭州城外,人煙稠密,傍晚時分呈現萬家燈火的繁華,加之錢塘江內過往船隻衆多,燈火閃爍,場面蔚爲奇觀。這些都是詩人在江樓上俯瞰到的,是緊扣題目中的“望”字所言。
詩的頸聯則使人產生涼爽之感。風吹古樹,月照平沙,意境何等清新,而詩人用“晴天雨”、“夏夜霜”加以修飾,更可謂別緻、新穎。風吹古木之聲音可比雨聲,古木落葉狀如雨點。雖然實際並無風雨,而身臨其境,已然有暑氣頓消之感。同樣,鋪灑在大地上的月光,皎潔晶瑩,宛如霜雪,更增添了夏夜的涼爽。因此詩人在詩歌的末句自問自答,請他的朋友來江樓消暑。
詩的頷聯和頸聯狀難寫之景如在目前,而又對仗工整、自然,爲全詩增添了不少光彩。
唐穆宗長慶三年(823),白居易任杭州刺史,這首詩是當時招朋友夜飲的即興之作。這是一首格律工穩的七律,以描寫景色和賞景的感受爲中心。描寫景色的層次極爲分明,猶如講究透視法的水粉畫一般。首二句突出了登高夕望的氣勢,重點寫山水,山連水,水接天,延綿雄闊。頷聯從俯瞰的角度,寫夜色中的光和亮;萬家燈火與一道星河交相輝映,裝點了錢塘的景色。星河一句,詩人畫出了水中倒影,更增添了幾分澄澈清新的感覺。頸聯兩句開始夾雜感官的錯覺,用比喻和誇張手法寫風月:風吹樹葉之聲頗似沙沙秋雨,月照平沙疑是潔白如霜。同時,詩人又在字面上提醒讀者,此時正值暑“夏”“晴”夜,強調秋涼的感覺不過是一種消暑的手段,於是,很自然地引出末二句主賓夜飲的對話,扣住了“招客”的題意。
如果把此詩比作一幅江樓夕望的畫圖,那麼,詩的構思則是作畫的順序。詩人從遠眺起筆,粗線條地勾勒餘杭的山水,進而環顧杭城的燈光並由與燈影相輝的星河,自然收到江樓所在的湖水之上,從而慢慢將筆從曠遠的天際轉向樓閣四圍的描寫,再從風聲月色見出消暑的人物形象,景色由遠而近,而感覺則愈來愈細,真可謂“坐馳可以役萬景”,既有眼力,又有筆力。
此詩的兩聯中,“燈火萬家”一聯對得極美,散落的萬家燈火,與一道銀河映入水中,恰好是前面“海天”與“山勢”從傍晚到夜間的變化,給人一種神奇的夢幻之感,頗得後人的讚賞。宋人黃庭堅《登快閣》詩中的名句“澄江一道月分明”,似乎亦受到白氏此詩的影響。
詩中描寫了杭州東面山川的形勢和杭州美麗的夜景,氣勢雄偉,境界開闊。在炎熱的夏天的黃昏,詩人登上望海樓向東遠望,天海一片蒼茫的景象;錢塘江和江兩岸的山勢“闊復長”。詩人寫夜景是從光和聲兩個角度寫的:燈火、銀河、月光從光,夏風從聲,因此繪聲繪色、燦爛奪目,末句以“招客”作結,緊扣題目。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22291/prose_appreciations/1692
海天東望夕茫茫,山勢川形闊復長。
燈火萬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
風吹古木晴天雨,月照平沙夏夜霜。
能就江樓消暑否?比君茅舍較清涼。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