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譯文及註釋

作者:佚名
譯文
治亂,是由命運決定的;窮達,是由天命決定的;貴賤,是由時機決定的。所以命運將要隆盛的時候,必定產生聖明的君主;有了聖明的君主,必定會有忠賢的臣子。他們彼此的相遇,不是互相訪求而是自然地走到一塊來的;他們彼此的相親,不是有人介紹而是自然地親密起來的。一人吟唱而另一人必定應和,一人謀畫而另一人必定聽從。彼此道德混同齊一,輾轉相合有如符契。無論得失都不會懷疑彼此的志向,讒言挑撥也不能離間他們之間的交情,這樣然後才取得了君臣之道的成功。他們能夠取得這樣的成功,哪裏僅僅是人爲的呢?給予的是天,告知的是神,玉成的是命運啊。
黃河水清就有聖人誕生,神祠鳴響就有聖人出現,羣龍出現就有聖人君臨天下。所以伊尹,原是有莘氏陪嫁的奴隸,卻輔佐商湯做了阿衡;太公,原是在渭水邊上釣魚的微賤老人,卻輔佐周朝做了尚父。百里奚在虞國而虞國滅亡了,到秦國後秦國卻成了霸主,不是百里奚在虞國沒有才能而到秦國後就有才能了。張良接受黃石公授與的兵書,誦讀記載了三略學問的書籍,然後用所掌握的學問遊說羣雄,他說的話,卻像用水潑向石頭一樣,沒有一個人接受。等到他碰上漢高祖,他說的話,就像將石頭投向水中一樣,沒有一次受到抗拒。不是張良在勸說陳涉、項梁時就笨口拙舌,而在勸說沛公時就能說會道。那麼張良說話的技巧前後是一樣的,有人不明白前後結果不同的原因是由於不明白君臣所以合離的道理,君臣合離的原因,就像神明之道一樣。所以前面提到的四位賢人,姓名被史籍記載,事蹟應乎天事合於人心,這哪能用賢明愚昧來加以量度呢!孔子說:“聖人清明在身,氣度志向如神。君臨天下的慾望將要來到的時候,神靈在爲之開路的同時必先爲之預備好輔佐的賢臣。就像天將降落及時雨時,山川爲之出雲一樣。”《詩經》說:“中嶽嵩山降下神靈,生下了呂侯和申伯。就是呂侯和申伯,輔佐周朝成了中堅。”這裏說的就都是命運啊。
豈只是振興主人的人,導致亂亡的人也是這樣。周幽王被褒姒惑亂,其反常怪異開始出現在夏朝宮庭;曹伯陽得到公孫強,跡象最初出現在社宮;叔孫豹寵信豎牛;禍亂在庚宗時就已造成。吉凶成敗,各按命運所安排的到來,都是不用尋求而自己就走到了一塊,不用媒介而自己就親密了。以前聖人受命於河圖洛書,說:以文德受命的人,七世九世後就要衰微;以武功興起的人,六世八世後就要重新謀畫振興之策。到成王將九鼎固定在郟鄏,占卜的結果是傳世三十代,享國七百年,這是上天所命令的。所以在幽王、厲王之間,周王朝的治國之道就大大敗壞;齊桓、晉文二霸之後,禮樂就衰落下來;文德浮薄的弊病,漸漸地在靈王、景王時產生;巧辯欺詐的風氣,在七國時形成;極端的殘暴,累積於終於滅亡的秦朝;看重文章風尚,在漢高祖劉邦時被拋棄。即使是仲尼這樣道德最高尚的人,即使是顏回,冉有這樣的大賢,以禮法爲準繩大力推行文德,在洙水、泗水之間和顏悅色地教學,也不能阻止浮薄風氣的產生;孟軻、孫卿,那樣效法顏、回冉有和仰慕至聖孔子,從容奉行正道,也不能在末世發揮應有的維繫作用。天下終於發展到大道沉溺的地步,而無法再加以援救。
像仲尼這樣有才能的人,其才能卻不合於魯國、衛國的需要;像仲尼這樣有口才的人,其言在魯定公、魯哀公那裏卻得不到施行;像仲尼這樣謙遜的人,卻被子西所妒忌;像仲尼這樣仁愛的人,卻同桓魋結下了仇恨;像仲尼這樣有智慧的人,卻在陳國、蔡國受到了委屈困厄;像仲尼這樣有德行的人,卻從叔孫武叔那裏招來了讒毀。其思想足以救助天下,卻不能比別人更尊貴一些;言論主張足以治理萬世,卻不被當時的國君信用;德行足以應合神明,卻不能在世俗間得到推廣。先後應聘於七十個國家,卻沒有碰上一個合適的君主。在各國之間到處急奔,在公卿之門遭受屈辱,仲尼就是這樣得不到君主的賞識。到了他的孫子子思,仰慕先聖之道、具備先聖長處但還沒有達到完美的地步,卻厚遇自己培養高名,其聲勢傾動了國君。他所遊歷過的諸侯國,沒有哪一個諸侯不駕着四馬大車登門拜訪;即使是登門拜訪的人,也還有不能坐上賓客位置的。仲尼的弟子子夏,是一個登上了正廳但還沒有進入內室的人。隱退告老在家,魏文侯拜他爲師,西河地區的人們,恭恭敬敬地向其德行歸附,把他同夫子相提並論,而沒有一個人敢對他的言論妄加非議。所以說:治亂,是由命運決定的;窮達,是由天命決定的;貴賤,是由時機決定的。而後來的君子,固守着一個國君,嘆息於一個朝廷,屈原因此而自沉湘水,賈誼因此而悲哀發憤,不是太過分了嗎?
如此說來聖人之所以成爲聖人,就在於他們能夠安於天命而自得其樂了。所以他們遇到困厄時並不生怨,居於高位時並不生疑。其身可以受到壓抑,而其思想卻不能受到損害;其地位可以受到排擠,而其名譽卻不能夠丟失。就像水,疏通它就成了江河,堵塞它就成深淵。升到雲上去就變成雨下落,沉到地下去就使土潤澤。本體清純用之洗滌萬物,不會被污濁淆亂;在受到污濁包圍的情形下救助萬物,其清純不會受到損傷。所以聖人身處困厄和顯達就像沒有區別一樣。
忠直的言行觸犯君主,獨立的操守不合世俗,事理之勢就是如此。所以樹木高出樹林,風肯定會把它吹斷;土堆突出河岸,急流肯定會把它沖掉;德行高於衆人,衆人肯定會對他進行誹謗。前車之鑑不遠,後來的車也繼續翻覆在前車翻覆的路上。然而志士仁人,還要踏着忠直之路進行而不後悔,還要堅持獨立的操守而不肯失掉,這是爲什麼呢?目的是要以此實現自己的志向,成就自己的聲名。爲求得自己志向的實現,而在險惡的仕途上經受着風波;爲求得自己聲名的成功,而經受着時人的誹謗議論。他們之所以身處這樣的境地,是有着自己的考慮的。子夏說:“死生是由命定的,富貴是由天安排的。”所以思想將要得到推行的時候,生命將要顯貴起來的時候,就像伊尹、呂尚在商代周代興起,百里奚、張子房在秦國漢朝被任用,是不用追求而自然就會得到,不用追求而自然就能遇上的。而思想將要廢棄不用的時候,生命將要微賤的時候,難道只是君子爲之感到羞恥而不肯有所作爲嗎?也是因爲他們知道即使幹也是不會有什麼收穫的。
凡苟且迎合世俗之士,喜歡諂諛獻媚之人,按照貴人的臉色俯仰行事,在勢利之間曲折前行。貴人的意見不管對與不對,讚美之聲都像水流淌;貴人的言論不管可行與否,應對之言都如響之應聲。以窺看盛衰作爲精神,以或向或背算作變通。權勢集於某人時,前往追隨就像趕集一樣踊躍;某人失去權勢時,背棄而去就像脫鞋仍掉。他們有話說:“聲名和生命哪一個更親切?獲得和喪失哪一個更有利?榮耀和屈辱哪一個更重要?”所以便鮮潔其衣服穿戴,誇耀其車馬侍從,貪求其金玉布帛,沉溺其音樂美色,左顧右盼自以爲是得到好處了。只看見龍逢、比干失去了生命,而不想想飛廉、惡來也被滅掉了家族。只知道伍子胥在吳國被迫用屬鏤劍自刎,而不警戒費無忌在楚國也被誅滅。只譏笑汲黯做主爵都尉直到白頭,而不警戒張湯後來遇到了以牛車安葬的災禍。只笑話蕭望之被迫自殺受挫於前,而不害怕石顯被免官自縊於後。所以這些通達知命者的謀慮,各人都是沒有留下餘地的。
那麼要問:大凡人們之所以奔走競爭富貴,是爲了什麼呢?樹立聖人之德必須尊貴嗎?那麼周幽王、周厲王之爲天子,不如仲尼之爲陪臣。必須權勢嗎?那麼王莽、董賢之爲三公,不如揚雄、董仲舒門庭冷清。必須富有嗎?那麼齊景公擁有四千匹馬,不如顏回、原憲檢束其身。是爲財物嗎?那麼拿着勺到河邊飲水的人,不過飲個滿腹,離開屋子到外面淋雨的人,不過淋溼身子,超過了這個需要的河水雨水,是無法再接受的。是爲名聲嗎?那麼善惡記載在史冊上,詆譭讚譽流傳千年,賞罰由天神的意志所支配,吉凶對於鬼神最明白,這本來就是可怕的。將要以此來愉悅耳目快樂心意嗎?譬如命御者駕車遊覽五都的人,就可以看到天下的貨物全都陳列在那裏了;提着衣裳登上汶陽的山丘,就可以看到天下的莊稼像雲彩一樣多了;挽着椎髻的士兵守衛敖庾、海陵兩座糧倉,就可以看到小山一樣的糧食堆積在眼前了;插上衣襟登上鐘山和藍田,夜光、璵璠的珍貴就可以看到了。像這樣,東西特別的多,而歸自己所有的又特別的少;不愛惜自己的品節,卻愛惜自己的精神;大風驟起塵埃飛昇,塵埃飄散卻不停止;六種疾病等在前面,五種刑法跟在後面;利害產生在左面,攻奪出現在右面;卻還自以爲看清了生命和聲名的親疏,分清了榮耀和屈辱的主客呢!
天地的大德叫生長萬物,聖人的大寶叫地位。用什麼來守住地位叫做仁,用什麼來端正人心叫做義。所以古代做王的人,只用他一個人來治理天下,不是用天下來奉養他一個人;古代做官的人,是利用官位施行他的義,不是因爲利祿貪求他的官位。古代的君子,羞愧得到了官位卻不能進行治理,不羞愧能夠進行治理卻沒有得到官位。探究天和人的本性,考查邪和正的分別,權衡禍與福的門徑,最終得出關於榮與辱的謀慮,其區別十分顯然,所以君子要舍彼而取此。至於出來做官和在家隱處要不違其時,靜默和說話要不失其人。天體轉動衆星運轉,而北極星仍停留在老地方;璇璣像車輪一樣不停轉動,而衡星像車軸一樣仍居中執掌。既明白事理又知識淵博,以保全自己的節操,將這長遠的謀慮留傳下去,以安定保護好子孫,以前我祖先的朋友便曾這樣做了。
註釋
1、治:政治清明,即治世。
2、亂:亂世。
3、運:國運。
4、窮達:困窘與顯達。
5、貴:地位顯赫。
6、賤:貧賤。
7、時:時機,機會。
8、自合:自然在一起。
9、相親:相互親近。
10、介:介紹。
11、玄同:默契。
12、合符:義同“玄同”。
13、告:覺,使之覺悟。
14、里社鳴而聖人出:迷信說法。李善注引《春秋·潛潭巴》:“里社明,此裏有聖人出。其呴,百姓歸,天闢亡。宋均曰:“里社之君鳴,則教令行,教令明,惟聖人能之也。呴,鳴之怒者。聖人怒則天闢亡矣。湯起放桀時,蓋此祥也。”里社,古代裏中祀土地神之處。里社鳴,指里社有人鳴,鳴之者即帶頭起事者,亦即聖人。
15、伊尹:商湯時大臣。
16、媵:讀yìng。
17、阿衡:官名,猶後代宰相。
18、太公:即太公望姜子牙
19、尚父:周武王尊太公望爲尚父。
20、百里奚:春秋時秦穆公的大夫。
21、張良:漢高祖劉邦重要的謀士。
22、黃石之符:李善注引《黃石公記序》:“黃石者,神人也。有《上略》、《中略》、《下略》。”又引《河圖》:“黃石公謂張良曰:讀此,爲劉帝師。”
23、三略:即《太公兵法》,分上中下《三略》。
24、陳、項:陳涉、項羽
25、沛公:劉邦。
26、四賢:指以上伊尹、太公、百里奚、張良。
27、籙(lù)圖:史籍。
28、天人:天道人事。
29、格:衡量。
30、“清明”句:出自《禮記·孔子閒居》。
31、申:申伯。
32、甫:庸山甫。
33、翰:幹。
34、興主:興國之主。
35、亂亡:亡國之君。
36、幽王:周幽王,西周亡國之君。
37、褒:褒姒,周幽王的皇后。
38、曹伯陽:春秋時曹國國君。
39、社宮:祭祀之所。
40、叔孫豹:春秋時魯國大夫。
41、暱:親近。
42、豎牛:春秋時魯國人。
43、庚宗:魯國地名,今山東省泗水縣東。
44、數:歷數,即天命。
45、河、洛:《河圖》、《洛書》。
46、文:指周文王。
47、命:受天命而得天下。
48、七九:七代、九代。
49、武:指周武王。
50、六八:六代、八代。
51、成王:指周成王,周武王之子。
52、定鼎:定都。
53、郟鄏(jiá rǔ):古都名,在今河南省洛陽市。
54、卜世:占卜預測傳國的世代數。
55、卜年:占卜享國的年數。
56、幽厲:周幽王、周厲王。
57、二霸:指齊桓公、晉文公。
58、陵遲:衰敗。
59、文薄:文德衰薄。
60、漸:浸染。
61、靈景:周靈王、周景王。
62、辯詐:巧言辯解,指縱橫家的言論。
63、七國:戰國七雄,即齊、楚、燕、韓、趙、魏、秦。
64、酷烈:殘暴。
65、仲尼:孔子字仲尼。
66、顏冉(rǎn):顏回與冉雍,孔子的弟子。
67、揖(yī)讓:賓主相見的禮節。
68、規矩:禮法制度。
69、誾誾(yín yín):愉悅善言的樣子。
70、遏:止。
71、孟軻:孟子、荀子
72、正道:儒家正統之道。
73、維:系。
74、卒:最終。
75、溺:淹沒。
76、援:救。
77、器:才器。
78、周:合。
79、魯衛:魯國、衛國。
80、辯:辯才。
81、定哀:魯定公、魯哀公。
82、謙:謙遜之德。
83、子西:楚國大臣。
84、桓魋(huántuí):東周春秋時期宋國(今河南商丘)人。
85、道:儒家之道。
86、濟:救濟。
87、貴:尊貴。
88、時:時世。
89、應:感應。
90、彌綸:統攝。《易經·繫辭上》:“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
91、驅驟(qū zhòu):馳騁,即奔走。
92、蠻:指蔡、楚。
93、夏:指宋、衛。
94、子思:孔子之孫。
95、希聖:希望達到聖人境地。
96、備體:具備至人之德。
97、封己:壯大自己。
98、養高:保持高尚節操。
99、人主:君主。
100、結駟:用四馬並駕一車。
101:造門:登門。
102、賓:賓客。
103、子夏:卜商,字子夏。
104、升堂而未入於室:比喻學有成就但還未達到最高境界。
105、魏文候:魏國國君。
106、西河:魏國地名,今陝西省東部黃河西岸地區。
107、歸德:歸服於其德。
108、夫子:孔子。
109、君子:指官長。
110、區區:誠摯的樣子。
111、沈湘:自投湘水,即投汨羅江。李善注引《楚辭》:“臨沅湘之玄淵兮,遂自忍而沈流。”
112、過:過分。
113、樂天知命:安於命運,自得其樂。
114、抑:屈。
115、排:排擠。
116、名:聲譽。
117、川:河流。
118、淵:深潭。
119、雨施:下雨。
120、清:清淨。
121、不亂於濁:不被濁物混亂。
122、濟物:洗滌東西。
123、迕(wǔ):犯。
124、主:君主。
125、獨立:不依賴別人而自立。
126、負:揹負。
127、秀:特出。
128、堆:土墩。
129、湍:急流之水。
130、行:品行。
131、非:非議。
132、監:通“鑑”,前車之鑑。
133、覆車繼軌:緊跟着又翻車。
134、操之:指堅守節操。
135、遂志:實現抱負、志向。
136、歷:經歷。
137、謗議:非議。
138、處:對待。
139、算:計謀。
140、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出自《論語·顏淵》。意謂生命富貴皆由命中註定。
141、行:推行。
142、呂尚:姜子牙。
143、百里:百里奚。
144、子房:張良。
145、徼(yāo):通“邀”,求。
146、廢:止。
147、賤:地位低下。
148、爲之:指爲政。
149、希世:迎合世俗。
150、蘧蒢(qú chú):諂媚之人。
151、戚施:駝背,喻義同“蘧蒢”。
152、俛(fǔ)仰:低頭、擡頭。俛,通“俯”。
153、逶迤(wēi yí):曲折蜿蜒的樣子。
154、意:意見。
155、流:流水。
156、窺看:窺測興衰之勢。
157、向背:依附與背離。
158、變通:靈活。
159、歸市:擁向鬧市。
160、珍:貴重。
161、絜(jié):通“潔”,整修。
162、矜(jīn):誇矜。
163、車徒:車馬隨從。
164、冒:貪。
165、貨賄:珍寶財貨。
166、淫:指沉湎。
167、脈脈(mò mò):凝視的樣子。
168、龍逢:關龍逢,爲夏桀時賢臣。
169、比干:殷紂王的庶兄。
170、飛廉、惡來:殷紂王的佞臣。
171、伍子胥(xū):春秋時吳國大夫。
172、屬鏤:劍名。
173、汲黯:漢武帝時爲東海郡太守,敢於直言面諫,武帝表面敬重而實嫌惡。
174、主爵:官名。
175、懲:戒止。
176、張湯:武帝時太中大夫、御史大夫。
177、蕭望之:西漢大臣。
178、跋躓(bá zhì):跋前躓後,即進退兩難之意。
179、絞縊(jiǎo yì):用繩子勒死。
180、達者:達觀者。
181、盡:窮盡。
182、奔競:奔走、競逐。
183、立德:立聖人之德。
184、陪臣:諸侯之臣。
185、王莽:漢平帝時爲大司馬,號安國公。
186、董賢:漢哀帝時以貌美善佞爲光祿大夫。
187、楊雄:西漢辭賦家。
188、仲舒:董仲舒,西漢經學家。
189、閴:寂靜。
190、齊景:春秋時齊國國君齊景公。
191、千駟:四千匹馬。
192、原憲:李善注引《家語》:“原憲,宋人,字子思。清約守節,貧而樂道。”
193、實:財貨。
194、棄室:拋棄房室。
195、濡(rú):溼。
196、過此:除此。
197、懸:顯明。
198、天道:指天之旨意。
199、灼:明。
200、娛耳目、樂心意:賞心悅目。
201、命駕:駕車動身。
202、畢陳:全部陳列。
203、褰裳(qiān cháng):提起衣襟。
204、汶(wèn)陽:春秋時魯國地名。
205、丘:指田地。
206、稼:莊稼。
207、紒(jì):通“髻”。
208、敖庾、海陵:糧倉名。
209、山坻(dǐ):山名。
210、扱衽(xī rèn):義同“褰裳”。
211、鐘山:崑崙山。
212、藍田:山名,在今陝西省藍田縣東。二山皆以出產美玉而著稱。
213、夜光:夜光璧,寶珠名。
214、璵璠(yú fán):兩種美玉。
215、爲己:爲己所佔有。
216、身:形體。
217、嗇(sè):愛惜。
218、六疾:泛指各種疾病。
219、五刑:指墨、劓、剕、宮、大辟五種刑罰。
220、攻奪:搶奪。
221、身名之親疏:指親愛身而疏遠名。
222、生:萬物生長。
223、大寶:最大的寶物。
224、位:帝位。
225、正人:禁止人做壞事。
226、奉:供奉。
227、一人:指天子。
228、仕者:做官的人。
229、冒:貪。
230、得:得官。
231、原:推求。
232、核:考覈。
233、分:名分。
234、權:權衡。
235、禍福之門:招致禍福的門徑。
236、昭然(zhāo):彰明的樣子。
237、彼:指禍、辱。
238、此:指福、榮。
239、出:出仕,做官。
240、處:隱居。
241、時:時機。
242、默:不語。
243、辰極:北極星。
244、璣(jī)旋:璣旋:指渾天儀上的橫管。
245、輪轉:圍繞中心旋轉。
246、衡軸:即軸心。
247、貽:遺留。
248、厥(jué):其。
249、孫:順。
250、燕翼:喻爲子孫後代籌謀。
251、先友:指孔子。作者認爲自己是老子的後代,老子與孔子爲友,故稱。
252、斯:此,指籌謀子孫後代之事。
參考資料:
1、
於平.《昭明文選(五)》.北京:華夏出版社,2000:2063-2072
2、
張啓成,徐達.《文選全譯(五)》.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94:3732、3735、3739、3742-3746、3748-3749、3752-3755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s://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72290/prose_translations/5298
夫治亂,運也;窮達,命也;貴賤,時也。故運之將隆,必生聖明之君。聖明之君,必有忠賢之臣。其所以相遇也,不求而自合;其所以相親也,不介而自親。唱之而必和,謀之而必從,道德玄同,曲折合符,得失不能疑其志,讒構不能離其交,然後得成功也。其所以得然者,豈徒人事哉?授之者天也,告之者神也,成之者運也。
夫黃河清而聖人生,里社鳴而聖人出,羣龍見而聖人用。故伊尹,有莘氏之媵臣也,而阿衡於商。太公,渭濱之賤老也,而尚父於周。百里奚在虞而虞亡,在秦而秦霸,非不才於虞而才於秦也。張良受黃石之符,誦三略之說,以遊於羣雄,其言也,如以水投石,莫之受也;及其遭漢祖,其言也,如以石投水,莫之逆也。非張良之拙說於陳項,而巧言於沛公也。然則張良之言一也,不識其所以合離?合離之由,神明之道也。故彼四賢者,名載於籙圖,事應乎天人,其可格之賢愚哉?孔子曰:“清明在躬,氣志如神。嗜慾將至,有開必先。天降時雨,山川出雲。”詩云:“惟嶽降神,生甫及申;惟申及甫,惟周之翰。”運命之謂也。
豈惟興主,亂亡者亦如之焉。幽王之惑褒女也,祅始於夏庭。曹伯陽之獲公孫強也,徵發於社宮。叔孫豹之暱豎牛也,禍成於庚宗。吉凶成敗,各以數至。鹹皆不求而自合,不介而自親矣。昔者,聖人受命河洛曰:以文命者,七九而衰;以武興者,六八而謀。及成王定鼎於郟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故自幽厲之間,周道大壞,二霸之後,禮樂陵遲。文薄之弊,漸於靈景;辯詐之僞,成於七國。酷烈之極,積於亡秦;文章之貴,棄於漢祖。雖仲尼至聖,顏冉大賢,揖讓於規矩之內,誾誾於洙、泗之上,不能遏其端;孟軻、孫卿體二希聖,從容正道,不能維其末,天下卒至於溺而不可援。
夫以仲尼之才也,而器不周於魯衛;以仲尼之辯也,而言不行於定哀;以仲尼之謙也,而見忌於子西;以仲尼之仁也,而取仇於桓魋;以仲尼之智也,而屈厄於陳蔡;以仲尼之行也,而招毀於叔孫。夫道足以濟天下,而不得貴於人;言足以經萬世,而不見信於時;行足以應神明,而不能彌綸於俗;應聘七十國,而不一獲其主;驅驟於蠻夏之域,屈辱於公卿之門,其不遇也如此。及其孫子思,希聖備體,而未之至,封己養高,勢動人主。其所遊歷諸侯,莫不結駟而造門;雖造門猶有不得賓者焉。其徒子夏,升堂而未入於室者也。退老於家,魏文候師之,西河之人肅然歸德,比之於夫子而莫敢間其言。故曰:治亂,運也;窮達,命也;貴賤,時也。而後之君子,區區於一主,嘆息於一朝。屈原以之沈湘,賈誼以之發憤,不亦過乎!
然則聖人所以爲聖者,蓋在乎樂天知命矣。故遇之而不怨,居之而不疑也。其身可抑,而道不可屈;其位可排,而名不可奪。譬如水也,通之斯爲川焉,塞之斯爲淵焉,升之於雲則雨施,沈之於地則土潤。體清以洗物,不亂於濁;受濁以濟物,不傷於清。是以聖人處窮達如一也。夫忠直之迕於主,獨立之負於俗,理勢然也。故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出於岸,流必湍之;行高於人,衆必非之。前監不遠,覆車繼軌。然而志士仁人,猶蹈之而弗悔,操之而弗失,何哉?將以遂志而成名也。求遂其志,而冒風波於險塗;求成其名,而歷謗議於當時。彼所以處之,蓋有算矣。子夏曰:“死生有命,富貴在天”故道之將行也,命之將貴也,則伊尹呂尚之興於商周,百里子房之用於秦漢,不求而自得,不徼而自遇矣。道之將廢也,命之將賤也,豈獨君子恥之而弗爲乎?蓋亦知爲之而弗得矣。
凡希世苟合之士,蘧蒢戚之人,俛仰尊貴之顏,逶迤勢利之間,意無是非,贊之如流;言無可否,應之如響。以窺看爲精神,以向背爲變通。勢之所集,從之如歸市;勢之所去,棄之如脫遺。其言曰:名與身孰親也?得與失孰賢也?榮與辱孰珍也?故遂絜其衣服,矜其車徒,冒其貨賄,淫其聲色,脈脈然自以爲得矣。蓋見龍逢、比干之亡其身,而不惟飛廉、惡來之滅其族也。蓋知伍子胥之屬鏤於吳,而不戒費無忌之誅夷於楚也。蓋譏汲黯之白首於主爵,而不懲張湯牛車之禍也。蓋笑蕭望之跋躓於前,而不懼石顯之絞縊於後也。故夫達者之筭也,亦各有盡矣。
曰:凡人之所以奔競於富貴,何爲者哉?若夫立德必須貴乎?則幽厲之爲天子,不如仲尼之爲陪臣也。必須勢乎?則王莽、董賢之爲三公,不如楊雄、仲舒之闃其門也。必須富乎?則齊景之千駟,不如顏回、原憲之約其身也。其爲實乎?則執杓而飲河者,不過滿腹;棄室而灑雨者,不過濡身;過此以往,弗能受也。其爲名乎?則善惡書於史冊,譭譽流於千載;賞罰懸於天道,吉凶灼乎鬼神,固可畏也。將以娛耳目、樂心意乎?譬命駕而遊五都之市,則天下之貨畢陳矣。褰裳而涉汶陽之丘,則天下之稼如雲矣。椎紒而守敖庾、海陵之倉,則山坻之積在前矣。扱衽而登鐘山、藍田之上,則夜光璵璠之珍可觀矣。夫如是也,爲物甚衆,爲己甚寡,不愛其身,而嗇其神。風驚塵起,散而不止。六疾待其前,五刑隨其後。利害生其左,攻奪出其右,而自以爲見身名之親疏,分榮辱之客主哉。
天地之大德曰生,聖人之大寶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正人曰義。故古之王者,蓋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也。古之仕者,蓋以官行其義,不以利冒其官也。古之君子,蓋恥得之而弗能治也,不恥能治而弗得也。原乎天人之性,核乎邪正之分,權乎禍福之門,終乎榮辱之算,其昭然矣。故君子舍彼取此。若夫出處不違其時,默語不失其人,天動星迴而辰極猶居其所,璣旋輪轉,而衡軸猶執其中,既明且哲,以保其身,貽厥孫謀,以燕翼子者,昔吾先友,嘗從事於斯矣。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