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簡析

作者:佚名
起首“拂拭殘碑”三句說石碑上宋高宗趙構手書的“精忠岳飛”四字仍隱約可見。“慨當初”三句說宋高宗稱帝后,北有金兵壓境,南有羣盜騷擾,岳飛抱着盡忠報國的決心,破李成、平劉豫、斬劉麼,掃平了閩粵贛等地的內患,深爲高宗和朝廷倚重,所以高宗手書“精忠報國”四字以褒獎。“豈是功成”二句意說難道大功告成就該死了嗎?只是事過境遷,即使說盡好話也枉然了。“最無端”三句說岳飛入獄後,大理寺官員都說岳飛無罪,韓世忠質問秦檜,秦檜回答說岳飛之罪“其事體莫須有”。當時上書爲岳飛辯白的人很多,宋高宗、秦檜等卻一意孤行。“豈不念”四句直指宋高宗而言:難道是忘記了金人的南侵,徽宗、欽宗所受的屈辱?非也。只是因爲想到徽宗、欽宗若回來,“此身何屬”高宗又將歸屬哪裏呢?他就做不成皇帝了!“千載休談”二句進一步申述高宗必殺岳飛的原因。當時的南渡也是因爲怕中原恢復之後,不能再當皇帝啊!“笑區區”三句說秦檜會有何能耐,他之所以翻雲覆雨,殺害岳飛,力主屈辱苟安,只不過是剛好迎合了趙構的心意罷了。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s://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71065/prose_appreciations/5461
拂拭殘碑,敕飛字,依稀堪讀。慨當初,倚飛何重,後來何酷。
豈是功成身合死,可憐事去言難贖。最無辜,堪恨更堪悲,風波獄。
豈不念,封疆蹙;豈不念,徽欽辱,念徽欽既返,此身何屬。
千載休談南渡錯,當時自怕中原復。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欲。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