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賞析

作者:佚名
首句
歐陽修胸襟曠達,雖處逆境之中,仍能處處自得其樂。他的《醉翁亭記》,末二段就表現了他與民同樂的情景。此詩和《醉翁亭記》同樣用了一個“醉”字,但並不過多地渲染那些離情別緒。《醉翁亭記》是寫遊宴之樂、山水之美,這詩所表現的父老親故送別餞宴的情景,別是一番情味。首句寫景,點明別滁的時間是在光景融和的春天。歐陽修由滁州徙知揚州,朝廷的公文是在那一年閏正月下達的,抵達揚州爲二月。滁州地處南方,氣候較暖,這裏與作者在夷陵(今湖北宜昌)所寫的另一首《戲答元珍》詩“春風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見花”不同,而是花光濃爛,柳絲輕明。這樣,此詩首句不僅寫出了別滁的節候特徵,也爲全詩定下了舒坦開朗的基調。
次句
次句敘事,寫當地吏民特意爲歐陽修餞行。“酌酒花前”,是衆賓客宴送知州,與《醉翁亭記》的知州宴衆賓正好相反;這天還有絲竹助興,氣氛顯得熱烈隆重。它雖不同於以往投壺下棋、觥籌交錯的遊宴之樂,但同樣寫出了官民同樂和滁州民衆對這位賢知州離任的一片深情。
後兩句
後兩句是抒情,詩人把自己矛盾、激動的心情以坦然自若的語言含蓄地表達了出來。歐陽修在滁州任職期間,頗有惠政。餞行時當地父老向他所表示的真摯友好的感情,使詩人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兩年多的貶謫生活即將過去,這裏地僻事簡,民俗淳厚,作者特別對以前在滁州琅琊山與衆賓客的遊宴情景懷念不已;而此時卻是離別在即,滁州的山山水水,吏民的熱情敘別,使他百感交集。這裏“我亦且如常日醉”的“且”字,用得極好,寫出了詩人與衆賓客一起開懷暢飲時的神情意態和他的內心活動。結句用的是反襯手法,在這種餞別宴上作爲助興而奏的音樂,是歐陽修平時愛聽的曲調。但因離憂嬰心,所以越是悅耳的曲調,內心就越感到難受。唐朝張謂寫過一首題爲《送盧舉使河源》的贈別詩:“故人行役向邊州,匹馬今朝不少留。長路關山何日盡,滿堂絲竹爲君愁。”這裏結句所表達的意思,爲歐陽修所化用。“莫教弦管作離聲”,發人思索,使詩意餘韻不盡。後來黃庭堅《夜發分寧寄杜澗叟》詩“我自只如當日醉,滿川風月替人愁”,也是從此脫出。
整首詩
歐陽修這首詩與一般敘寫離愁別緒之作所渲染的悽惻之情,有明顯的不同,它落筆輕快自然,平易流暢,非常感人。這與宋初盛行的刻意追求辭藻華麗,內容卻顯得空虛的“西昆體”詩風形成鮮明對照。由於歐陽修在詩歌創作中以明快樸實的詩風力矯時弊,因而就成了北宋詩壇的一大名家。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s://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70316/prose_appreciations/4427
花光濃爛柳輕明,酌酒花前送我行。
我亦且如常日醉,莫教弦管作離聲。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