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賞析

作者:佚名
南宋已亡,身懷家國之恨的張炎在甬東一帶流寓。在孤遊萬竹山,幽清廖寂的環境並未使其淡忘。亡國之恨,反而愁思黯然。這首詞的悲涼激楚,當爲其心聲之反映。
起調令人悽愴渺茫:“萬里孤雲”。“孤雲”,是詞人的化身。孤雲在詩詞裏喻人蘊含了特定的感傷。“清遊漸遠,故人何處。”漂泊的日子是那麼淒涼,使人找不到方向。“故人何處?”這一聲呼喚,將亡國之痛,身世之悲,一齊傾訴出來。日間無法排解,夜裏還形於夢寐。“寒窗夢裏,猶記經行舊時路”。夢中時景“連昌約略無多柳,第一是、難聽夜雨”。用連昌來指代南宋故宮,透出銅駝荊棘的意思。此時夢想中,宮中的柳樹彷彿已衰殘無幾,非復當年意態。而最難堪的是,還聽着蕭蕭的夜雨。蕭蕭夜雨襲來,令人不堪忍受。不期然從夢中醒來,卻是在異鄉夜裏。燈光搖曳中,誰能和自己共話?心緒的悲涼令人悽然。
“張緒”,指詞人以南齊張緒自況。以此比擬自己青年時的風度。但是此時的張緒也不像亡國前那樣“風流可愛”,卻是已衰落的蒲柳。“歸何暮!遲暮之年還不能回鄉呢?”半零落依依,斷橋鷗鷺“。勾起作者無端心事。西湖斷橋邊的鷗鷺已零落過半,卻是舊侶凋殘,前盟難踐。
隨之一轉“只愁重灑西州淚,問杜曲人家在否?”卻是“西州淚”取不忍重經舊地之意。張炎的亡國破家之痛,遠過羊曇生死知遇之悲。“杜曲”,指高門大族聚居的地方;“人家”,指張炎自己的家。據記載,張炎家世顯耀,祖父時家境顯赫。但元兵入臨安後,祖父被殺家產被沒。張炎心中留下了永遠的創痛。家國之痛是忘不了的。煞尾又化用杜甫詩句,寫道:“恐翠袖、正天寒,猶倚梅花那樹。”
這是張炎藝術風格的代表作。在抒發亡國之悲時,運用了較爲深刻和曲折的筆法。用典貼切、想象豐富、含蓄深厚,風格轉爲“清空”。以深邃的意境,而亡國之恨的痛烈心境楮墨內外。
參考資料:
1、
唐圭璋等著 .《唐宋詞鑑賞辭典》(南宋·遼·金卷).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年版(2010年5月重印): 第2309-2310頁
2、
上彊邨民(編) 蔡義江(解). 宋詞三百首全解.上海: 復旦大學出版社, 2008/11/1 :第329-331頁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s://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63653/prose_appreciations/8552
翠山舍。
萬里孤雲,清遊漸遠,故人何處。寒窗夢裏,猶記經行舊時路。連昌約略無多柳,第一是、難聽夜雨。謾驚回悽悄,相看燭影,擁衾誰語。
張緒。歸何暮。半零落,依依斷橋鷗鷺。天涯倦旅。此時心事良苦。只愁重灑西州淚,問杜曲、人家在否。恐翠袖、正天寒,猶倚梅花那樹。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