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鑑賞

作者:佚名
詩作於王昌齡貶龍標尉時。
送別魏二在一個清秋的日子(從“橘柚香”見出)。餞宴設在靠江的高樓上,空中飄散着橘柚的香氣,環境幽雅,氣氛溫馨。這一切因爲朋友即將分手而變得尤爲美好。這裏敘事寫景已暗挑依依惜別之情。“今日送君須盡醉,明朝相憶路漫漫”(賈至《送李侍郎赴常州》),首句“醉”字,暗示着“酒深情亦深”。
“方留戀處,蘭舟催發”,送友人上船時,眼前秋風瑟瑟,“寒雨連江”,氣候已變。次句字面上只說風雨入舟,卻兼寫出行人入舟;逼人的“涼”意,雖是身體的感覺,卻也雙關着心理的感受。“引”字與“入”字呼應,有不疾不徐,颯然而至之感,善狀秋風秋雨特點。此句寓情於景,句法字法運用皆妙,耐人涵詠。
按通常作法,後二句似應歸結到惜別之情。但詩人卻將眼前情景推開,“憶君遙在瀟湘月”(“瀟湘月”:一作“湘江上”),以“憶”字勾勒,從對面生情,爲行人虛構了一個境界:在不久的將來,朋友夜泊在瀟湘(瀟水在零陵縣與湘水會合,稱瀟湘)之上,那時風散雨收,一輪孤月高照,環境如此悽清,行人恐難成眠吧。即使他暫時入夢,兩岸猿啼也會一聲一聲闖入夢境,令他睡不安恬,因而在夢中也擺不脫愁緒。詩人從視(月光)聽(猿聲)兩個方面刻畫出一個典型的旅夜孤寂的環境。月夜泊舟已是幻景,夢中聽猿,更是幻中有幻。所以詩境頗具幾分朦朧之美,有助於表現惆悵別情。
末句的“長”字狀猿聲相當形象,使人想起《水經注·三峽》關於猿聲的描寫:“時有高猿長嘯,屬引悽異,空谷傳響,哀轉久絕。”“長”字作韻腳用在此詩之末,更有餘韻不絕之感。
這首詩運用了虛實結合的手法。第一、二兩句寫在一個空中飄散着橘柚清香的清秋的日子裏,詩人在靠江的高樓上設宴爲朋友送別,然後在秋風秋雨中送友人上船。這兩句是寫眼前實景。後兩句詩人以“憶”爲行人虛構了一個典型的旅夜孤寂的場景:友人難以成眠,即使友人暫時入夢,兩岸猿啼也會一聲一聲闖入夢境,使他擺不脫愁緒。這兩句是虛擬,月夜泊舟已是幻景,夢中聽猿,更是幻中有幻。這樣整首詩虛實結合,藉助想像,拓展了表現空間,擴大了意境,使詩更具朦朧之美,深化了主題,更有助於表現惆悵別情。通過造境,“道伊旅況愁寂而已,惜別之情自寓”(敖英評,《唐詩絕句類選》),“代爲之思,其情更遠”(陸時雍《詩鏡總論》)。在藝術構思上是頗有特色的。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s://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6315/prose_appreciations/641
醉別江樓橘柚香,江風引雨入舟涼。
憶君遙在瀟湘月,愁聽清猿夢裏長。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