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鑑賞

作者:佚名
詞的上片從回憶往日的軍營生活寫起。“金甲雕戈,記當日、轅門初立。”“記當日”點明這裏所寫的是對往事的回憶。詩人回憶開始擔任軍門工作時的威武的景象。“金甲雕戈”,形容武裝的壯麗。“轅門初立”,是說開始擔任軍門工作。時李珏出任江淮制置使,節制沿江諸軍,帥府設在建康。劉克莊在幕府掌文書,被譽爲“煙書檄筆”,一時無兩。”他也很以此自負,所謂“少年自負凌雲筆”,時僅二十三歲。“磨盾鼻”三句寫出了詩人當年才華橫溢,極爲得意的精神狀態。“一揮千紙,龍蛇猶溼”顯示他草擬文書時,文思敏捷,筆走龍蛇,文不加點,倚馬可待的超人才氣。“鐵馬曉嘶營壁冷,樓船夜渡風濤急。”這兩句脫胎於陸游《書憤》一詩的名句:“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曉嘶”,“夜渡”,一寫白天,一寫夜間。表現強敵壓境,戰鬥緊迫的程度。“鐵馬”這兩句表現一種壯闊的戰鬥場面和肅殺的戰鬥氣氛。“有誰憐”三句借用“李廣難封”的典故說明自己雖曾躊躇滿志,而終於無功而歸,怨憤之情,溢於言表。這裏作者以李廣自況,自有不平之意。史載劉克莊從軍建康李珏軍幕時,由於前線泗上兵敗,朝野皆主“以守易戰”。劉克莊建議抽減極邊戌兵,使屯次邊,以壯根本。“主謀者忌之”,即自行辭職歸裏。由於這一次辭去軍幕,使他一生未能再直接參與同敵人的戰鬥。所以每當追憶到這段軍旅生活時,既神往,又遺憾。不過總的看來,詞的上片的基調還是昂揚亢奮的。
下片抒寫的是詩人憤鬱塞胸時發出的悲涼深沉的哀嘆。詩人此時廢退之身,無路請纓,只能正話反說,傾訴內心的隱痛和憤慨了。“平戎策,從軍什,零落盡,慵收拾。”對一個愛國詩人而又是戰士的人來說,平戎策,從軍什,是戰鬥生活的記靈,是珍貴的文獻。一般都要編入專集傳及後代的。有如勒石記功。可現在卻都已零落殆盡而懶於收拾。“把茶經香傳,時時溫習。”即詩人只能靠焚香煮茗來打發時光了。唐陸羽有《茶經》三卷。“香傳”,即香譜,記香的品種,燒香的方法,器具等。丁謂有《天香傳》,沈立、洪芻均有《香譜》。讀到這裏不禁使人想起辛棄疾《鷓鶘天》詞中的名句:“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了。實際上這樣做都是違心的和不得已的,純屬無可奈何。“生怕客談榆塞事,且教兒誦《花間集》”,這兩句表面上是說詩人已作終老之想,無意復問邊事,而用描寫美女與愛情的《花間集》來教導兒女。現在不但詩人自己不談“平戎”,而且唯恐客人談及。這裏着意寫詩人過去遭遇留下的傷痛,是抱負難展的憤激之辭!“嘆臣之壯也不如人,今何及”。結語用春秋時鄭大夫燭之武語。《左傳》僖公三十年載:燭之武對鄭文公說:“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爲也已。”這裏意爲雖有“從戎之興”,無奈力不從心。表面上怨嘆流年,實際上是感嘆壯志未酬,不能一展抱負,用的是曲筆。
劉克莊是辛派詞人,這首詞的風格與辛詞酷似。在慷慨淋漓、縱橫恣肆中時露悲涼深沉之哀嘆。詩人把立志收復中原的氣節與功名作爲詞的主旋律,表現了英雄失志而不甘寂寞的思想。詞在表現手法上的一個重要特點是運用曲筆,使詞的意蘊更加深沉含蓄。
參考資料:
1、
唐圭璋等著 .《唐宋詞鑑賞辭典》(南宋·遼·金卷).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年版(2010年5月重印):第1909-1911頁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s://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60562/prose_appreciations/8163
金甲雕戈,記當日、轅門初立。磨盾鼻、一揮千紙,龍蛇猶溼。鐵馬曉嘶營壁冷,樓船夜渡風濤急。有誰憐、猿臂故將軍,無功級。
平戎策,從軍什。零落盡,慵收拾。把茶經香傳,時時溫習。生怕客談榆塞事,且教兒誦花間集。嘆臣之壯也不如人,今何及。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