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創作背景

這篇賦見於《文選》卷十一,是王粲南依劉表時所作。漢獻帝興平元年(公元194年),董卓部將李傕郭汜戰亂關中,王粲遂離開長安,南下投靠劉表。到荊州後,卻不被劉表重用,以致流寓襄陽十餘年,心情鬱悶。建安九年(204),即來到荊州第十三年的秋天,王粲久客思歸,登上當陽東南的麥城城樓,縱目四望,萬感交集,寫下這篇歷代傳誦不衰的名作。
王粲與仲宣樓--襄陽城東南 也有人認爲此賦寫作於襄陽。《襄陽府志·古蹟》記:“荊州之江陵,安陸之當陽皆有是樓,然考其實當以在襄陽爲確。”因王粲依荊州牧(治所襄陽)劉表,爲表幕下參伍,自是左右不離。表卒後,王粲勸說劉琮降曹操,又是在襄陽。因此,劉表常同王粲登樓賦詩。明人王世禎,在修仲宣樓時特作一記,稱襄陽建樓是爲正。光緒二年修城時,得趙兆麟(順治五年任都御史)“先生之風”(“先生”指王仲宣)四字於樓下,隨之將趙兆麟手書嵌於樓內。原仲宣樓建築已毀。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s://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47494/prose_appreciations/9664
登茲樓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銷憂。覽斯宇之所處兮,實顯敞而寡仇。挾清漳之通浦兮, 倚曲沮之長洲。背墳衍之廣陸兮,臨皋隰之沃流。北彌陶牧,西接昭邱。華實蔽野,黍稷盈 疇。雖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
遭紛濁而遷逝兮,漫逾紀以迄今。情眷眷而懷歸兮,孰憂思之可任?憑軒檻以遙望兮, 向北風而開襟。平原遠而極目兮,蔽荊山之高岑。路逶迤而修迥兮,川既漾而濟深。悲舊鄉 之壅隔兮,涕橫墜而弗禁。昔尼父之在陳兮,有歸歟之嘆音。鍾儀幽而楚奏兮,莊舄顯而越 吟。人情同於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
惟日月之逾邁兮,俟河清其未極。冀王道之一平兮,假高衢而騁力。懼匏瓜之徒懸兮, 畏井渫之莫食。步棲遲以徙倚兮,白日忽其將匿。風蕭瑟而並興兮,天慘慘而無色。獸狂顧 以求羣兮,鳥相鳴而舉翼,原野闃其無人兮,征夫行而未息。心悽愴以感發兮,意忉怛而慘惻。循階除而下降兮,氣交憤於胸臆。夜參半而不寐兮,悵盤桓以反側。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