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主要作品

作者:佚名 愛情詞 愛情是文學永恆的主題,也是唐宋詞最主要的題材之一,毛滂自然也不例外。據統計,《東堂詞》中涉及情事的詞作約40首,佔毛滂詞作的1/5。 與同時代其他詞人多描繪文人與歌妓之間的感情所不同的是,毛滂的這些愛情詞多以反映夫妻感情爲主。在縱情聲色的封建社會,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毛滂的髮妻趙英,是北宋名臣趙抃之孫女,自幼失怙,知書達禮,十八歲時由趙抃作主嫁與毛滂。她“薄鉛黛,衣簡文繡”,然而卻盛待賓客,慈惠下人。青年時期的毛滂“性懶慢,不喜爲吏,家人輩竊共笑且罵,以爲癡拙人”,趙英卻勸慰他說:“人生衣食裁足,正可休。君先大家,殆藏萬卷,其間聖賢俱在;君雖閉門以老,終不落寞。”⑥可見小兩口情投意合,夫妻生活甚爲相得。《東堂詞》中,有在旅途中眷戀妻子的:“短棹猶停,寸心先往。說歸期、喚做的當。夕陽下地,重城無樣。風露冷、高樓誤伊等望。今夜孤村,月明怎向。依還是、夢迴繡幌。遠山想象,秋波盪漾。明夜裏、與伊畫著眉上。”(《殢人嬌.約歸期偶參差戲作寄內》)有與妻共度七夕佳節的:“短疏縈綠象牀低,玉鴨度香遲。微雲淡著河漢,涼過碧梧枝。秋韻起,月陰移,下簾時。人間天上,一樣風光,我與君知。”(《訴衷情.七夕》)還有衆多表達對妻子美好祝願的題爲“家人生日”的祝壽詞。 毛滂的愛情詞不見卿卿我我,也不見香言豔語,卻是一往情深,含而不露,絕無肉麻膩語。如:“寒滿一衾誰共。夜沈沈、醉魂蒙鬆。雨呼煙喚付淒涼,又不成、那些好夢。明日煙江暝曚。扁舟系、一行螮蝀。季鷹生事水瀰漫,過鱸船、再三目送。”(《夜行船.雨夜泊吳江,明日過垂虹亭》)毛滂詞直接言情之處甚少,即以下面這首《生查子》來看,詞人愁苦萬狀的哀思全憑晚春的暮色、江畔的落日、飄散的風香、凋謝的春花、亂舞的飛絮等悽迷而又具有象徵意味的景物烘托出來。 春晚出山城,落日行江岸。人不共潮來,香亦臨風散。 花謝小妝殘,鶯困清歌斷。行雨夢魂消,飛絮心情亂。 在古代詩詞中,夫妻之間真摯純潔的情感往往以悼亡、惜別的形式表現出來,而毛滂卻讓它在舟旅、節日、壽慶等日常生活中得以展現,感情溫馨纏綿,情調輕鬆歡愉,較爲完整地記錄下了一位封建士人對妻子執著不渝的情感歷程,顯然具有獨特的思想價值。毛滂的夫妻情詞常將其情思溶化在優美而傷感的景緻中,語言雅麗清新,詞情纏綿哀怨詞旨含蓄幽微。在情感淨化的基礎上,毛滂愛情詞又表現出明顯的雅化、詩化傾向。這種樸實深摯的夫妻感情在詞中的較多表現,有助於洗刷晚唐以來情愛詞中濃膩的綺羅香澤之態與宋代俗詞輕佻豔冶的作風,這不能不說是毛滂對宋詞的獨特貢獻。 娛樂詞 在宋詞史上,晏殊張先已較多地將官場的日常生活引入詞中,不過晏殊詞主旨在於酒闌歌餘的人生感喟,張先詞的着力處則在聽歌看舞的場面和藝術感受。而在歐陽修柳永那裏,則已將暢懷湖山風月、歌詠都市繁華的作風帶入詞中,但這類作品還爲數尚少,不足以決定其整體詞風。就算在無事不可寫、無意不可入的蘇軾詞裏,這種瀟灑塵外的風調也只是其多彩魅力的小小一角,明顯不如後來毛滂那樣表現得廣泛而集中。至於晁補之隱逸主題的創作,那是到了徽宗朝他罷官閒居之後,尚在毛滂瀟灑詞風成熟的哲宗朝之後。可見,正是從毛滂開始,士大夫文人的閒情逸趣才由附庸而蔚爲大國,真正成了詞體文學表現的重點,成爲一種生活理念,並且達到了清超絕俗的境界。如他在《浣溪沙.泛舟》所描述的“銀字笙簫小小童,樑洲吹過柳橋風,阿誰勸我玉杯空。小醉徑須眠錦瑟,夜歸不用照紗籠,畫船簾卷月明中”,雖然詞的內容涉及聲色享樂之事,但詞人的生活情趣在於其悠然自得的風神與脫去塵累的歡欣,展現在我們眼前的,是其卓爾不凡的清興雅緻,達到了化俗爲雅、化腐朽爲神奇的藝術效果。 《東堂詞》中,有相當一部分描寫都市風俗民情的詞作,其中一些以節序詞、祝壽詞的形式表現出來。如《玉樓春.己卯歲元日》: 一年滴盡蓮花漏,碧井屠蘇沉凍酒。曉寒料峭尚欺人,春態苗條先到柳。 佳人重勸千長壽,柏葉椒花芬翠袖。醉鄉深處少相知,只與東君偏故舊。 漏盡年新,飲屠蘇、進柏椒酒,家人上觴祝壽一巡復一巡……中古元旦人家風情在詞人筆下得到生動的再現。三、四句用擬人筆法寫時令景色,著詞精妙,傳遞出春色的動人風神和作者的歡愉感受。南宋陳元靚《歲時廣記.元旦》導語中,將它推作“古詞”名篇。 毛滂善於發掘休閒生活的豐富情趣和獨特風采,善於將世俗生活詩化、雅化。他的衆多節序詞和祝壽詞,在當時即廣泛流傳,且不斷引起後代詞人、讀者的共鳴和喜愛,至今還爲人們所津津樂道。 酬答詞 有人作過統計,中國古代詩詞作品中以酬和贈答之類的篇章爲數最多。宋人在按譜填詞的前提下,探索出了和韻的形式,它與集句、隱括都是在某種限制之下進行創作的方法,因而不易寫好,然其中也不乏佳作。且酬答詞作爲社交活動中的應用文字,和散文創作中的奏啓、書簡、墓誌、壽辭之類有大致相似的交際作用。 毛滂在衢州、武康的時期,雖是他沉淪下僚、仕途失意時期,但卻是他在藝術走向成熟的文學創作黃金時期。諸多被歷代評論者先後交口稱讚的佳制妙章,如詞《減字木蘭花.留賈耘老》、《更漏子.和孫公素泛舟觀競渡》、《南歌子.席上和李師文》、《燭影搖紅.送會宗》等皆寫於此時期。此時的詞人,以官爲隱,超然遠離政治中心,公暇則召集友朋遊山水詠歌以自適,在衢州、武康兩地分別形成了兩個以他爲中心的地方文化交流圈。他們志同道合,常互相唱和,以一詩一詞互相慰藉。如《南歌子?席上和衢守李師文》,便是一首酬和之作: 綠暗藏城市,清香撲酒尊。淡煙疏柳冷黃昏,零落荼蘼花片、損春痕。 潤入笙蕭膩,春餘笑語溫。更深不鎖醉鄉門,先遣歌聲留住、欲歸雲。 暮春花下飲酒,清香撲鼻,雅緻風流後抹有一絲淡淡的傷春愁緒。笙簫悅耳,夜深飲懷愈開。“更深”三句,發語幽默、想象奇特、筆韻飄逸不羣,“醉話”中閃現出不羈的靈性追求與快活,樓思敬謂之“佳句也”。 毛滂的閒適詞,標舉其高雅的生活情趣,展示其閒適自得的灑脫情懷和忘懷世事,樂得逍遙自在的閒情逸致,甚或有意無意的張揚一種離經叛道的個性。其瀟灑的生活作風,高雅的名士風範,爲其贏得了不少後世士人的追慕。 山水詞 毛滂一生中的大部分時間,皆因仕途輾轉往返於各地,過的是典型的宦遊生活。他更多地從寄情山水、遊賞宴飲中自得其樂,自我解脫。幾乎每到一地,都留下了膾炙人口的吟詠佳作。富陽、武康、秀州(今嘉興)等地的旅遊開發區,至今猶留有他的絕妙詩詞。試看以下詞句: 古寺長廊清夜美,風松煙檜蕭然。石欄杆外上疏簾。過雲閒窈窕,斜月靜嬋娟。 ——《臨江仙.宿僧舍》 手撫歸鴻,坐臨煙雨簾旌潤。氣清天近,雲日溫欄楯。 ——《點絳脣.月波樓重九作》 楚山照眼青無數,淮口潮生催曉渡。 ——《玉樓春.至盱眙作》 此外,毛滂還留有大量吟詠山水的詩、文。其一些七言絕句,寫得頗爲清新,具乃詞瀟灑之風。 隔牆楊柳舞腰斜,傍砌鵝梨玉作花。此地風光誰管領?小詩收入長官家。 ——《遊翠峯寺》 故遣白雲遮谷口,不教幽夢落人間。 ——《晝寢石煕寺》 樓臺影壓浮天浪,鐘鼓聲隨過岸風。 ——《桐君山,邑人呼爲小金山,桐君所廬也》 詠物詞 宋代詠物詞是在宋詠物詩賦和唐五代詠物詞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宋代詠物詞可分爲承襲期、反正期、高漲期和匯合期四個階段。承襲期注重描繪物象的外在形態,風格冶豔;反正期賦予事物以生命和情感,朝着敦煌、盛中唐原創期詠物詞的康莊大道反正、迴歸;高漲期更多借物抒懷、託物言志、並在時代因素的作用下,形成家國身世之恨的新主題;匯合期,家國之恨已成爲詠物詞創作的社會心理基礎,且注重謀篇佈局、造語運典、依律合韻之法,日益雅化、詩化。毛滂生於北宋末期,《東堂詞》中的詠物詞應歸屬於高漲期,大多借物抒懷、託物言志之作。 毛滂的詠物詞作頗多,尤喜詠梅、月這類高雅脫俗之物,是年輕詞人追求高潔品格的軌跡。 宋人愛梅,並以其“雅”作爲生活和審美情趣,進而發展爲理想人格的象徵,故而多詠梅之詞。據統計《全宋詞》中題爲梅詞者達880餘首,且多爲南宋詞人,如趙長卿姜夔等,而北宋,則以毛滂爲最,達11首。如他的《惜分飛.秀亭觀梅》:“相見江南情不少,爾許多時,怪得無消耗。淡日暖雲色引到,闌干寂寞憐春小。宮面可忺勻畫了,粉瘦酥寒,一段天真好。喚起玉兒嬌睡覺,半山殘月南枝小”,寫得頗有情趣;再如“月樣嬋娟雪樣清,索強先佔百花春”寫出了梅花的冰清玉潔;而“庚嶺殷勤通遠信,梅家瀟灑有仙風,晚香都在玉杯中”,寫出了梅花的馨香與瀟灑;“映竹幽妍,臨池娟靚”、“煙柳暖惺忪,雪盡梅清瘦”則寫出了梅花之幽麗、挺拔……這些詠梅詞寫得形神具現,給人以美感,令人陶醉! 毛滂的月詞也別具新意,如“不須直待素團團,恰似那人眉樣、秀彎環”(《南歌子.東堂小酌賦秋月》),寫得清幽靜朗;“碧樹陰圓,綠階露滿,金波瀲灩堆瑤盞”、“隨人全不似嬋娟,桂花影裏年年見”(《踏莎行.中秋玩月》),“此老南樓,風流可想,殷勤冰彩隨人上”(《七娘子.和賀方回登月波樓》)則寂靜淡雅。 詞人通過對梅、月的描寫,不僅表達了詞人擺脫世事、俯仰自樂、瀟灑大方追求淡泊的情懷,同時也象徵了詞人超拔絕塵、傲然獨立、從容自如的品格。 另外,詞人也寫了不少歌詠牡丹、雪、櫻花、楊花等的詞作,同樣膾炙人口。如《驀山溪.楊花》: 雪空氈徑,撲撲憐飛絮。柔弱不勝春,任東風、吹來吹去。牆陰苑外,一片落誰家?葉依依、煙鬱郁,依舊如張緒。 那人拈得,吹向釵頭住。不定卻飛揚,滿眼前、攪人情愫。蜂兒蝶子,教得越輕狂。隔斜陽,點芳草,斷送青春暮。 從中既可看到柳永層層鋪敘的手法,又可見蘇軾《水龍吟.次章質夫楊花詞》的痕跡,婉麗清雋,情韻特勝。 毛滂喜茶愛茶,且熱衷於茶道。後人論及茶詩茶詞,幾必提毛滂。他的幾首茶詞,如“誰作素濤翻玉手,小團龍”、“一杯菊葉小云團,滿眼蕭蕭松竹晚”、“小云今夜伴牢愁,好在鳳凰春未晚”等,皆清新怡人。 飲茶風俗始於唐而盛於宋。宋代飲茶作爲一種“客禮”儀制,滲透到了社會各階層。圍繞該“客禮”,引發出多種風俗行爲。詞人創作茶詞,歌妓歌以侑茶,便是一個突出的表現。茶詞與其它衆多的酒詞、應歌詞、節序詞和祝壽詞一樣,具有社交、娛樂、抒情的功能。茶詞的創作是一種詞學現象,同時也成了宋代多姿多態的茶禮、茶俗的有機組成部分,並且豐富了“茶文化”的表現形態與內涵。
毛滂,字澤民,衢州江山人,約生於嘉佑六年(1061),卒於宣和末年。有《東堂集》十卷和《東堂詞》一卷傳世。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