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生平

作者:佚名 光化三年(900年),宦官頭子左右神策軍中尉劉季述發動宮廷政變,廢昭宗,立太子李裕爲帝。韓偓協助宰相崔胤平定叛亂,迎昭宗復位,成爲功臣之一,任中書舍人,深得昭宗器重,多次欲立爲相,都被力辭。中書門下同平章事李繼昭依附宦官頭子韓全誨,排擠崔胤,崔胤召鳳翔節度使李茂貞入朝,意欲抑制宦官集團。李茂貞入朝後,擁兵跋扈,崔胤又想召宣武鎮節度使朱全忠入朝牽制李茂貞。韓偓諫道:這樣造成“兩鎮兵鬥闕下,朝廷危矣”,應一面罷去李茂貞,一面處理宦官。議尚未行,而李茂貞、韓全誨已將昭宗劫往鳳翔。韓偓聞訊,星夜趕往鳳翔行在,見昭宗時慟哭失聲。昭宗任韓偓爲兵部侍郎。後朱全忠兵到,敗李茂貞,殺韓全誨,韓偓隨同昭宗回長安。 韓偓回長安後,見朱全忠比李茂貞更爲驕橫,心中甚感不滿。一次,朱全忠和崔胤在殿堂上宣佈事情,衆官都避席起立,只有韓偓端坐不動,稱“侍宴無輒立”,因此激怒朱全忠。朱全忠一則惱怒韓偓無禮,再則忌他爲昭宗所寵信,參預樞密,恐於己不利,便藉故在昭宗面前指斥韓偓。崔胤聽信讒言,也不予救護。朱全忠本欲置韓偓於死地,幸經京兆尹鄭元規勸阻,被貶爲濮州(今山東鄄縣、河南濮陽以南地區)司馬。不久,又被貶爲榮懿(今貴州桐梓縣北)尉,再貶爲鄧州(今河南鄧縣)司馬。韓偓離京,使昭宗左右無親信之人。 天祐元年(904年),朱全忠弒昭宗,立李柷爲昭宣帝(即哀帝)。爲收買人心,僞裝豁達大度,矯詔召韓偓回京復職。韓偓深知一回長安,即入虎口,便不奉詔,攜眷南逃到江西撫州。 威武軍節度使王審知重視延攬人才,派人到撫州邀韓偓入閩。天祐二年(905年)八月,韓偓自贛入閩。 韓偓入閩後,在長汀、沙縣寓居一個時期。天祐四年(907年),朱全忠篡唐,改國號樑,王審知向朱全忠獻表納貢。韓偓對此心有抵觸,想再回江西。從沙縣走到邵武時,王審知急忙派人前去挽留。但韓偓因感“宦途險惡終難測”,功名之念已淡,堅拒王審知的任命。在從邵武回到沙縣後,不久又經尤溪到桃林場(今永春)小住,然後進入泉州。在泉州,受到刺史王審邽父子的優禮接待,住泉州西郊招賢院,多年來疲憊的身心得到憩息。在飽覽當地風物之時,又感嘆“盡道途窮未必窮”,興之所至,寫下許多有名的詩篇。 不久,韓偓到南安漫遊,認爲這裏是晚年棲止的理想地點,便在葵山(又名黃旗山)山麓的報恩寺旁建房舍,以爲定居之地,時稱“韓寓”。在這裏,韓偓下地耕種,上山砍柴,自號“玉山樵人”,自稱“已分病身拋印綬,不嫌門巷似漁樵”,過着退隱生活。樑龍德三年(923年),韓偓病逝,威武軍節度使檢校尚書左僕射傅實爲其營葬,墓在葵山之陽。 韓偓才華橫溢,是晚唐著名詩人,被尊爲“一代詩宗”。其詩作大體上可分3個時期:初期是在被貶謫之前;中期是在貶謫之後,入閩之前;晚期在入閩後,特別是在泉州、南安定居之後。初期在朝爲官,深得昭宗信任,仕途上春風得意,生活上優渥奢華,所作詩多是豔詞麗句,正如後來他在南安寓所整理《香奩集》的序文上所述:“柳巷青樓,未嘗糠秕;金閨繡戶,始預風流”,充滿纏綿浪漫的色彩。不過,也有些清新可誦的詩句,如膾炙人口的“八尺龍鬚方錦褥,已涼天氣未寒時”;“燕子不來花着雨,春風應自怨黃昏”等。被斥逐出長安後,韓偓屢經轉徙,目擊亂離,詩風有很大轉變,多半敘寫個人坎坷遭遇,傾吐胸中悲憤之情,詛咒戰亂,同情人民。入閩之初,韓偓行蹤未定,過尤溪時,正值泉州王氏軍與南漢軍激戰後,村落成墟,寫出傳誦千古的名句:“水自潺湲日自斜,屋無雞犬有鳴鴉;千村萬落如寒食,不見人煙只見花。”到泉州、南安定居後,寫出“中華地向城邊盡,南國雲從海上來;四序有花長見雨,一冬無雪卻聞雷”和《詠荔枝》等富有地方色彩的詩篇。晚年,熱愛定居後的樵耕生活,寫了“此地三年偶寄家,枳籬茅屋共桑麻”,“病起乍嘗新桔柚,秋深初換舊衣裳”等詩句,抒發閒適心情。韓偓詩作,以入閩後的作品最多。儘管後人稱韓偓爲“香奩體”的創始人,其實,現實主義乃是韓偓詩作的主流。其詩集《玉山樵人集》,曾由《四部叢刊》重印傳世;《全唐詩》收錄其詩280多首。
韓偓(公元842年~公元923年)。中國唐代詩人。乳名冬郎,字致光,號致堯,晚年又號玉山樵人。陝西萬年縣(今樊川)人。自幼聰明好學,10歲時,曾即席賦詩送其姨夫李商隱,令滿座皆驚,李商隱稱讚其詩是“雛鳳清於老鳳聲”。龍紀元年(889年),韓偓中進士,初在河中鎮節度使幕府任職,後入朝歷任左拾遺、左諫議大夫、度支副使、翰林學士。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