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賞析

“陶令日日醉,不知五柳春”運用敘鋪手法,描繪出一幅陶令天天喝醉酒、不知五柳樹何時回春的景緻。“日日醉”、“不知”,流露出陶潛每日醉灑,忘情世事,連親手植的五株柳樹已吐新綠的情形都不知道的情趣。
“素琴本無弦,漉酒用葛巾”引用“葛巾漉酒”典故,表現出陶潛活談無爲,逸然自得的生活習性,以喻鄭晏。《宋書·陶潛傳》記載說,陶潛自備無弦素琴一張,微醺時就撫弄寄意,來訪者無論身份,都擺酒迎接,如果陶氏本人不勝酒力,先於客醉,就對其言“我醉欲眠,卿可去”。爲了表達自己通達不拘的隱士之風,陶潛還特意不用器皿濾酒,直接以頭上所戴葛巾,“葛巾漉酒”自此也成爲中國曆代文人雅士會飲賦詩時喜用的典故。陶潛嗜酒率真超脫,李白更是仰慕陶淵明的人品和詩作。
蕭統在《陶淵明集序》中說:“有疑陶淵明之詩,篇篇有酒,吾觀其意不在酒,亦寄酒爲跡也。”陶淵明的飲酒是別有寄託,“愛酒不愛名,憂醒不憂貧”(白居易《效陶潛體詩十六首》其十二),飲酒不爲求善飲之名,而且是求醉以忘憂,借酒以銷愁。酒能給人以騰雲駕霧、飄飄欲仙的快感,使人陶然忘卻世俗之累,掙脫人生的羈絆,達到物我兩忘的境界,“何以稱我情?濁酒且自陶。”(《己酉歲九月九日》)這與隱士的心境恰好吻合。
“清風北窗下,自謂羲皇人”寫陶潛北窗高臥,醒而醉、醉而醒,竟有羲皇上人之感,側面表現出陶潛活談無爲、逸然自得的生活習性,以喻鄭晏,暗寓出鄭晏琴酒自樂、悠然自得的生活。
“何時到慄裏,一見平生親”緊扣主題,似是客套之話,卻又給人以信增親切之感,拉近了朋友之間的距離。字裏間處處充溢着詩人對友人鄭晏的關愛之情,突顯出朋友之間的深厚情誼。
全詩八句四十字,廖廖數句就刻畫出詩人以東晉陶潛喻鄭晏,通過描述陶潛醉酒自遁,崇尚太古的生活情趣,表達了李白對鄭晏琴酒自樂、悠然自得的生活讚美,同時也流露出詩人憤世嫉俗、超然物外的高潔情懷。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7747/prose_appreciations/9816
陶令日日醉,不知五柳春。素琴本無弦,漉酒用葛巾。
清風北窗下,自謂羲皇人。何時到慄裏,一見平生親。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