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譯文及註釋

作者:佚名
譯文
現在是丁卯年九月,天氣寒冷,秋夜漫長,景象蕭條冷落,大雁南飛,草木枯黃凋零。陶子將要辭別這暫時寄居的人世,永遠回到自己本來的住處。親友們懷着悽傷悲哀的心情,今晚一道來祭奠我的亡靈,爲我送行。他們爲我供上了新鮮的果蔬,斟上了清酒。看看我的容顏,已是模糊不清;聽聽我的聲音,更是寂靜無聲。悲痛啊,悲痛!
茫茫大地,悠悠高天,你們生育了萬物,我也得以降生人間。自從我成爲一個人,就遭遇到家境貧困的命運,飯筐水瓢裏常常是空無一物,冬天裏還穿着夏季的葛布衣服。可我仍懷着歡快的心情去山谷中取水,揹着柴火時還邊走邊唱,在昏暗簡陋的茅舍中,一天到晚我忙碌不停。從春到秋。田園中總是有活可幹,又是除草又是培土,作物不斷滋生繁衍。捧起書籍,心中欣歡;彈起琴絃,一片和諧。冬天曬曬太陽,夏天沐浴於清泉。辛勤耕作,不遺餘力,心中總是悠閒自在。樂從天道的安排,聽任命運的支配,就這樣度過一生。
這人生一世,人人愛惜它,唯恐一生不能有所成就,格外珍惜時光。生前爲世人所尊重,死後被世人所思念。可嘆我自己獨行其是,竟是與衆不同。我不以受到寵愛爲榮耀,污濁的社會豈能把我染黑?身居陋室,意氣傲然,飲酒賦詩。我識運知命,所以能無所顧念。今日我這樣死去,可說是沒有遺恨了。我已至老年,仍依戀着退隱的生活,既以年老而得善終,還又有什麼值得留戀!
歲月流逝,死既不同於生,親戚們清晨便來弔唁,好友們連夜前來奔喪,將我葬在荒野之中,讓我的靈魂得以安寧。我走向幽冥,蕭蕭的風聲吹拂着墓門,我以宋國桓魋那樣奢侈的墓葬而感到羞恥,以漢代楊王孫那過於簡陋的墓葬而感到可笑。墓地空闊,萬事已滅,可嘆我已遠逝,既不壘高墳,也不在墓邊植樹,時光自會流逝。既不以生前的美譽爲貴,誰還會看重那死後的歌頌呢?人生道路實在艱難,可人死之後又能怎樣呢?悲痛啊,悲痛!
註釋
惟:爲,是。丁卯:指宋文帝元嘉四年(427)。
律中(zhòng)無射(yì):指農曆九月。律:樂律。古時把標誌音高的十二律同十二個月份相配,用十二律的名稱代表月份。無射:爲十二律之一,指農曆九月。
蕭索:蕭條,冷落。
鴻雁:大雁。於:語助詞,無意義。徵:行,這裏指飛過。
逆旅之館:迎賓的客舍,比喻人生如寄。
本宅:猶老家,指墳墓。
故人:指親友。其:語助詞,無意義。相:交相。
祖行:指出殯前夕祭奠亡靈。
羞:進獻食品,這裏指供祭。
薦:進,供。《周禮·天官·庖人》:“共王之膳與其薦羞之物。”鄭玄注:“薦,亦進也;備品物曰薦,致滋味乃爲羞。”清酌:指祭奠時所用的酒。
候:伺望。冥:昏暗,模糊不清。
聆:聽。漠:通“寞”,寂靜無聲。
大塊:指大地。《莊子·大宗師》:“夫大塊載我以形,勞我以生,扶我以老,息我以死。”
旻(mín):天。
是:此。指天地,大自然。
運:指家運。
簞(dàn):盛飯的圓竹籃。瓢:盛水的葫蘆。罄(qìng):空,盡。
絺綌(chī xì):夏天穿的葛布衣,絺是細葛布,綌是粗葛布。陳:設、列,這裏指穿。
谷汲:在山谷中取水。
行歌:邊走邊唱。負薪:揹着柴禾。
翳翳(yì):昏暗的樣子。柴門:用樹條編扎的門,指屋舍簡陋。
事我宵晨:謂料理日常生活。事:做。宵晨:早晚。
代謝:相互更替。
務:指從事農活。中園:園中,指田園。
載:又,且。耘:除草。耔(zǐ):在苗根培土。
乃育乃繁:謂作物不斷滋生繁衍。乃:就。
素牘(dú):指書籍。牘是古代寫字用的木簡。
和:和諧。七絃:指七絃琴。
曝(pù):曬。
濯(zhuó):洗滌。
勤靡餘勞:辛勤耕作,不遺餘力。靡:無。
常:恆久。閒:悠閒自在。
樂天:樂從天道的安排。委分:猶“委命”,聽任命運的支配。分:本分,天分。
百年:一生,終身。
惟:句首助詞。
夫:句首助詞。人:猶“人人”。
彼:指人生一世。 無成:無所成就。
愒(kài):貪。
存爲世珍:生前被世人所尊重。存:指在世之時。
歿:死。見思:被思念。
嗟我獨邁:感嘆自己獨行其是。邁:行。
曾:乃,竟。 茲:這,指衆人的處世態度。
寵非己榮:不以受到寵愛爲榮耀。
涅(niè)豈吾緇(zī):污濁的社會豈能把我染黑。涅:黑色染料。緇:黑色,這裏用作動詞,變黑。《論語·陽貨》:“不日自乎,涅而不緇。”
捽(zuó)兀:挺拔突出的樣子,這裏形容意氣高傲的樣子。
疇(chóu):語助詞,無意義。罔:無。眷:眷念,留戀,指人世。
斯:此,這樣。化:物化,指死去。
涉:及,到。百齡:百歲,這裏指老年。
肥遁:指退隱。《周易-遁卦》:“上九,肥遁,無不利。”肥:寬裕自得。遁:退避。
從老得終:謂以年老而得善終。
奚(xī):何。
逾邁:進行。
亡:死。異:不同於。存:生,活着。
外姻:指母族或妻族的親戚。這裏泛指親戚。
奔:指前來奔喪。
之:作者自指。中野:荒野之中。
窅窅(yǎo):隱晦的樣子。
蕭蕭:風聲。
奢恥宋臣:以宋國桓魋(tuí)那樣奢侈的墓葬而感到羞恥。宋臣:《孔子家語》說,孔子在宋國時,宋國的司馬(官職)桓魋爲自己造石槨,三年不成,工匠皆病,孔子以爲過於奢侈了。
儉笑王孫:以漢代的楊王孫過於簡陋的墓葬而感到可笑。《漢書·楊王孫傳》載:楊王孫臨死前囑咐子女:“死則布囊盛屍,入地七尺,既下,從足引脫其囊,以身親土。”
廓:空闊,指墓地。火:消滅,指人已死去。
遐:遠,指死者遠逝。
不封:不壘高墳。不樹:不在墓邊植樹,《禮記·王制》:“庶人縣封,葬不爲雨止,不封不樹。”作者自視爲庶人。
匪:同“非”。前譽:生前的美譽。
孰:誰。後歌:死後的歌頌。
如之何:如何,怎樣。之:語助詞,無意義。
參考資料:
1、
孟二冬.陶淵明集譯註及研究:崑崙出版社,2008年:311-315頁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72238/prose_translations/5049
歲惟丁卯,律中無射。天寒夜長,風氣蕭索,鴻雁於徵,草木黃落。陶子將辭逆旅之館,永歸於本宅。故人悽其相悲,同祖行於今夕。羞以嘉蔬,薦以清酌。候顏已冥,聆音愈漠。嗚呼哀哉!
茫茫大塊,悠悠高旻,是生萬物,餘得爲人。自餘爲人,逢運之貧,簞瓢屢罄,絺綌冬陳。含歡谷汲,行歌負薪,翳翳柴門,事我宵晨,春秋代謝,有務中園,載耘載籽,乃育乃繁。欣以素牘,和以七絃。冬曝其日,夏濯其泉。勤靡餘勞,心有常閒。樂天委分,以至百年。
惟此百年,夫人愛之,懼彼無成,愒日惜時。存爲世珍,歿亦見思。嗟我獨邁,曾是異茲。寵非己榮,涅豈吾緇?捽兀窮廬,酣飲賦詩。識運知命,疇能罔眷。餘今斯化,可以無恨。壽涉百齡,身慕肥遁,從老得終,奚所復戀!
寒暑愈邁,亡既異存,外姻晨來,良友宵奔,葬之中野,以安其魂。窅窅我行,蕭蕭墓門,奢恥宋臣,儉笑王孫,廓兮已滅,慨焉已遐,不封不樹,日月遂過。匪貴前譽,孰重後歌?人生實難,死如之何?鳴呼哀哉!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