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鑑賞

作者:佚名
潤州,故治在今江蘇鎮江,距金陵相近,因此唐人也稱潤州爲金陵。詩人送一位做判官(地方長官的僚屬)的南方朋友赴軍,深厚的友情,傾注於這首情意依依的詩中。
前二句先寫出分別之因與所到之地,首句句內倒裝,應是“辭家萬里事鼓鼙”,“萬里”徑置句首,突出此行迢迢,是爲長離之別,爲下文作了鋪敘。“事鼓鼙”,指從事軍務,“金陵(潤州)驛路”是馳馬赴往所在,但並非目的地,只是臨時駐紮的“行營”,還將繼續奔赴“楚雲西”,即安徽淮南一帶,古屬楚地。而次句含示:將取道金陵行營還將向西邊的楚地進發。不說楚地,而說“楚雲”,意在明辭家“萬里”之遙,透出詩人眺望遠方,關切友人征途迢迢的行程。上二句意緒明白,就空間的遙遠敘寫別意,末二句再從時間角度向前一層,說明揮手匆匆。“江春”有春水綠波,送君南浦之傷思。“草色青青”含“萋萋滿別情”式的意緒,觸動“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的情懷,這於作者,自所難免。然而這裏拋開送者之情,而着眼於別者之意。既覷定行者,又不落言筌。說“江春不肯留行客”似乎它原來能留行客,而此番卻故意“不留”了。從軍者別得急急,送別者卻情思深深,希望再有個“勸君更進一杯酒”的小敘機會,種種情意,見於言外,因此,末句的“草色青青送馬蹄”,既是指江春不僅家鄉固有,而且,一眼望去,春色不盡、青青無際,將護送着友人伴其而去。另一面惜別、欲留的情意,也隨着這無盡的青青草色展開,難捨難別的友情轉化爲青草對馬蹄的依戀。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6834/prose_appreciations/670
萬里辭家事鼓鼙,金陵驛路楚雲西。
江春不肯留歸客,草色青青送馬蹄。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