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鑑賞

作者:佚名
開篇“記得武陵相見日,六年往事堪驚。”“記得”二字將詞帶入對往事的回憶之中。武陵,今湖南常德市。“相見日”三字,雖極平常,但卻包含着那次相聚中種種快樂的情事,極爲明白而又十分含蓄。從那以後,他們闊別六年之久,兩人都嚐盡了天涯作客的況味。這一切,作者只用“往事堪驚”四字一筆抹過,簡括地表現出辛酸沉痛,不堪回首的情緒。“回頭雙鬢已星星”,現見面,兩人鬢髮已經花白了。這句上片是關合前後的過渡句。正因爲詞人對他們的武陵相會有着美好的記憶,而對分別以來的生活感到很哀傷,所以,他非常希望剛剛重新見面的朋友能長期一起,以慰寂寞無聊之思,以盡友朋相得之歡。“誰知江上酒,還與故人傾”。哪知道又要這樣匆匆作別呢?“誰知”、“還與”的搭配,表達了作者對這次分別事出意料,與願望乖違,但又不得不送友人登程的傷離情緒。雖說詞只寫江上杯酒相傾的一個細節,實際上,他們盡情傾訴六年闊別的衷腸,以及眼前依依惜別的情懷,都涵括裏面了。
下片是對曾使君到達光州邊地後生活和心境的想象。過片二句,上句有情有景,境界雄闊悲壯。寒日的傍晚,一派蕭瑟的邊塞上,鐵馬奔馳,紅旗飄揚,士氣高昂,真是令人激奮的場面。使君不僅身其中,而且還是長官和塞主。一般詩人的筆下,久守邊城,則不免要流露出思歸的悽愴之情。而這首詞則一反常調,別出新意。作者想象曾使君爲豪壯的軍隊生活所激發,根本不想離開邊地,反而擔心皇帝下詔書,命令他回京,“只愁飛詔下青冥”,使他不能繼續呆那裏。他何以要留戀邊地呢?詞的最後兩句作了剖露:“不應霜塞晚,橫槊看詩成。”“不應”,不顧。“霜塞晚”,呼應上文“寒日暮”。張相《詩詞曲語辭匯釋》串解這幾句雲:“言只恐詔宣入朝,不顧使君邊塞,正有橫槊之詩興也。”橫槊賦詩,語出元稹《唐故工部員外郎杜君墓系銘並序》,雲“曹氏父子鞍馬間爲文,往往橫槊賦詩”。後來引用它讚揚人的文才武略。
詞從友人的角度想象,說他熱愛雄壯的邊塞生活,並有寫詩讚美的豪興。作爲一首送別詞,它的真正用意是勉勵友人在邊塞上施展文武才幹,爲國立功。
此詞寫惜別之情,卻一反常態,花費較多筆墨回憶六年闊別中兩人天各一方、辛苦勞頓的種種情狀,爲抒寫別情作了蓄勢充足的鋪墊。這種寫法,具有較強烈的藝術感染力,顯示了作者的高超才情。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52175/prose_appreciations/2962
記得武陵相見日,六年往事堪驚。回頭雙鬢已星星。誰知江上酒,還與故人傾。
鐵馬紅旗寒日暮,使君猶寄邊城。只愁飛詔下青冥。不應霜塞晚,橫槊看詩成。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