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賞析三

作者:佚名
讀書求仕,是古代文人普遍的人生選擇,一旦踏入仕途,便遊宦四方,長期遠離家鄉,難免不思念故鄉的親人與風物,因此,思鄉成爲古代詩詞中的永恆主題,最能引發天涯遊子的共鳴。思鄉的情懷往往藉助作家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故鄉景物來表達,周邦彥的這首《蘇幕遮》正如此,它以荷爲媒介,表達對故鄉杭州的深深眷念。
此詞上片描寫盛夏早晨的風景:詞人一早醒來,便嗅到昨夜點燃的沉香依舊瀰漫在空氣中,令人煩悶的暑熱也已退去。窗外傳來鳥兒嘰嘰喳喳的歡叫聲,據說鳥鳴聲能預測晴雨,莫非天已放晴?詞人擡頭朝窗外望去,只見天色才微微放亮,鳥雀在屋檐上跳來跳去,晃動着頭腦爭噪不停,似乎也在爲雨後新晴而喜悅。盛夏酷暑時節,難得有這樣一個清爽的早晨,詞人漫步荷塘邊,只見荷葉上的雨珠在朝陽下漸漸變幹,看上去更加碧綠淨潔,一張張圓圓的荷葉鋪滿水面。一株株荷花亭亭玉立在荷葉間,微風吹過,微微顫動着更顯丰姿綽約。“葉上初陽幹宿雨,水面清圓,一一風荷舉”被譽爲寫荷名句,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稱讚此語“真能得荷之神理”,寥寥幾筆,將荷的搖曳多姿、神清骨秀寫盡,營造出一種清新恬靜的境界,
下片轉入思鄉的愁懷與回憶。眼前的荷塘,勾起了詞人的鄉愁:故鄉遙遙,就在那蓮葉田田的江南,羈旅京師已經很久,何時才能歸去?汴京(今河南開封)的荷塘喚起了詞人的思鄉濃情,思緒飛回故鄉,不知兒時的玩伴是否還記得五月同遊西湖的情景?多少次夢迴故鄉,依然是划着輕巧的小船駛向荷塘。杭州西湖上的“十里荷花”聞名天下,楊萬里曾寫道:“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詞人生長於斯,他對荷花的記憶是與童年的水鄉生活聯繫在一起的。京城夏日雨後荷塘的景緻牽動了詞人對故鄉最親切的回憶,荷花成了詞人思鄉的媒介,同時將這首詞的上下片聯成一氣,成爲一篇寫荷絕唱。
這首詞天然真美,不事雕飾,它以質樸無華的語言,準確而又生動地表現出荷花的風神與詞人的鄉愁,有一種從容雅淡、自然清新的風韻,這在周邦彥以雕飾取勝的詞作中當爲別具一格之作,陳延焯稱讚此詞“風致絕佳,亦見先生胸襟恬淡。”詞人這份恬淡的胸襟不正是故鄉“天然去雕飾”的荷花所賦予的嗎?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50551/prose_appreciations/2878
燎沉香,消溽暑。鳥雀呼晴,侵曉窺檐語。葉上初陽幹宿雨、水面清圓,一一風荷舉。
故鄉遙,何日去。家住吳門,久作長安旅。五月漁郎相憶否。小楫輕舟,夢入芙蓉浦。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