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卜算子·感舊賞析

詞的上片寫對杭州的懷念。開端從自身宦遊的行蹤說起,並傾注了對杭州的懷念之情:“蜀客到江南,長憶吳山好。”“蜀客”,表明了客籍的身份。“江南”、“吳山”,借指杭州,前者從地理位置說,後者則從山水美景說。“長憶”,是就行役在外而言,一個“好”字則概括了對杭州的總體印象。事實上,詞人從熙寧四年(1071年)十一月到杭州通判任開始,就與杭州結下了不解之緣。他讚美“餘杭自是山水窟”(《將之湖州戲贈莘老》),甚至說“故鄉無此好湖山”(《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五首》之五),他拿起多彩多姿的詩筆,盡情地歌頌和描繪美麗的西湖風光,留下了《飲湖上初晴後雨二首》之二、《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五首》之一、《有美堂暴雨》等精美的詩篇。因此,詞人說他“長憶吳山好”,完全是出於真誠,雖然年近不惑,而不失其赤子之心。他又把吳、蜀作了比較,表達了早歸的願望:“吳蜀風流自古同,歸去應須早。”所說的“歸去”是指歸杭州或是歸故鄉(蜀地),敘“自京口還錢塘道中”一語說得很清楚,當然是指眼前要去的目的地。既然“吳蜀風流自古同”,那麼歸吳(杭州)也就形同歸蜀,與上文懷念杭州之意相承。
下片想象歸後同遊共飲的情景。過片承上“歸去”句,展開了與陳襄同遊西湖的想象:“還與去年人,共藉西湖草。”兩人坐在西湖邊碧綠的草地上,共賞大自然美景,這是富有詩意的賞心樂事。妙在詞人不作平平敘寫,而是將溫馨的回憶與對未來的想象“迭印”在一起,這就平添了詩的意蘊。兩句既表達了友情,又扣住杭州美景來寫,與上文“吳山好”、“吳蜀風流”相照應。篇末兩句進而想象共飲的情景,要友人在宴會上仔細看一下,怕是自己容顏變得衰老了。這兩句扣合着自身行役在外、數月未歸的經歷,流露出歲月流逝、羈旅勞苦的感慨。出語坦率而略帶詼諧,這是真摯的友情一種自然的表露。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49052/prose_appreciations/9592
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桐陰轉午,晚涼新浴。手弄生綃白團扇,扇手一時似玉。漸困倚、孤眠清熟。簾外誰來推繡戶,枉教人、夢斷瑤臺曲。又卻是,風敲竹。
石榴半吐紅巾蹙。待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穠豔一枝細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秋風驚綠。若待得君來向此,花前對酒不忍觸。共粉淚,兩簌簌。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