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譯文及註釋

作者:佚名
譯文
一覺醒來時,一縷寒風透過窗櫺吹進房中,把孤燈吹熄。酒醒後的淒涼本已難耐,又聽見屋外臺階上的落雨點點滴滴。可嘆我遷延漂泊,孑然一身,淪落天涯。如今想起來,真是辜負了佳人的一片真情,多少山盟海誓竟成空言,又怎能忍心把從前的兩情歡愉,陡然間變成眼下這孤獨憂戚。
愁悶之極!反覆地回憶,想當初那洞房深處,多少次暢飲歡歌,雙雙遊嬉於鴛鴦被底。那時節我盡心奉承,生怕耗費她一點氣力。萬種柔情,千般親暱,我二人纏綿無盡,兩情相依相惜。
看如今,漫漫長夜漏壺永滴,就這樣兩地相思隔絕千里。我真是自尋離愁,卻讓你牽腸掛肚徒悲悽。不知要等到哪日,你我重擁鴛鴦被,共度歡情,如膠似漆。到那時,願帷幕低垂玉枕親暱。我會輕輕細說告訴你,在這偏遠的寒江水鄉,我夜夜難眠,數着寒更把你思念,把你惦記。
註釋
① 因循:不振作之意。
② 陡頓:突然。
③ 殫(dān)雲尤雨:指男女貪戀歡情。殫,困擾,糾纏。
④ 秦雲:秦樓雲雨。形容男歡女愛。
⑤暱:親近,親暱。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47867/prose_translations/1895
夢覺透窗風一線,寒燈吹息。那堪酒醒,又聞空階,夜雨頻滴。嗟因循、久作天涯客。負佳人、幾許盟言,便忍把、從前歡會,陡頓翻成憂戚。 愁極,再三追思,洞房深處,幾度飲散歌闌,香暖鴛鴦被。豈暫時疏散,費伊心力。殫雲尤雨,有萬般千種,相憐相惜。恰到如今,天長漏永,無端自家疏隔。知何時、卻擁秦雲態?原低幃暱枕,輕輕細說與,江鄉夜夜,數寒更思憶。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