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ㄘˋ ㄕˋ ㄐㄧˊ ㄒㄧㄝˊ ㄈㄨˋ

刺世疾邪賦

朝代:兩漢

原文:

伊五帝之不同禮,三王亦又不同樂。數極自然變化,非是故相反。德政不能救世溷亂,賞罰豈足懲時清濁?春秋時禍敗之始,戰國逾增其荼毒。秦漢無以相踰越,乃更加其怨酷。寧計生民之命?爲利己而自足。
於茲迄今,情僞萬方。佞謅日熾,剛克消亡。舐痔結駟,正色徒行。嫗名勢,撫拍豪強。偃蹇反俗,立致咎殃。捷懾逐物,日富月昌。渾然同惑,孰溫孰涼?邪夫顯進,直士幽藏。
原斯瘼之所興,實執政之匪賢。女謁掩其視聽兮,近習秉其威權。所好則鑽皮出其毛羽,所惡則洗垢求其瘢痕。雖欲竭誠而盡忠,路絕險而靡緣。九重既不可啓,又羣吠之狺狺。安危亡於旦夕,肆嗜慾於目前。奚異涉海之失柁,坐積薪而待然?榮納由於閃榆,孰知辨其蚩妍?故法禁屈橈於勢族,恩澤不逮於單門。寧飢寒於堯舜之荒歲兮,不飽暖於當今之豐年。乘理雖死而非亡,違義雖生而匪存。
有秦客者,乃爲詩曰:河清不可俟,人命不可延。順風激靡草,富貴者稱賢。文籍雖滿腹,不如一囊錢。伊優北堂上,抗髒依門邊。
魯生聞此辭,緊而作歌曰:勢家多所宜,咳唾自成珠;被褐懷金玉,蘭蕙化爲芻。賢者雖獨悟,所困在羣愚。且各守爾分,勿復空馳驅。哀哉復哀哉,此是命矣夫!

譯文及註釋

更多

作者:佚名
譯文
五帝時候的禮儀制度不同,三王時候的禮儀制度也各不相同,氣數到了極限,自然就要發生變化,非和是本來就是互相排斥的,施行仁德不能拯救社會的混亂,實行賞罰難道就可以懲戒時代的清濁嗎?春秋時代是禍亂破敗的開始,戰國時又加重了人民的苦難,秦漢時期也沒有什麼改變,更增加了人民的怨恨和苦難,哪裏還考慮百姓的死活,只要對自己有利就滿足了。
從那時到現在,弄虛作假的現象表現在各個方面,虛僞奉承的歪風日甚一日,剛強正直的品德逐漸消亡,舔痔瘡的人可以乘四匹馬拉的車,正派的人只能徒步而行,對豪強之家溜鬚拍馬,稍微有點骨氣、敢於反抗這惡劣...

創作背景

更多

東漢後期,桓帝、靈帝之世,政治極端黑暗,宦官集團把持朝政,賣官鬻爵,賄賂公行,而正直的知識分子則受到打擊排擠,失去了正常的仕進之路。當時有一首歌謠說:“舉秀才,不知書。察孝廉,父別居。寒素清白濁如泥,高第良將怯如雞。”一切清濁賢愚都混淆不清,黑白忠奸都顛倒不分。趙壹就生活在這個時代。據史書記載,趙壹爲人耿直清高,狂傲不羈,遭到鄉里豪貴的排抑,屢觸羅網,幸爲友人所救,方免遭一死。《刺世疾邪賦》就是在這種社會背景下所創作的。

鑑賞

更多

作者:佚名
東漢時期,處於外戚、宦官篡權爭位的夾縫中的士人,志向、才能不得施展,憤懣鬱結,便紛紛以賦抒情,宣泄胸中的壘塊。趙壹《刺世疾邪賦》就是這類抒情小賦的代表作。壓抑在胸中的鬱悶和不平,在文中化爲激切的言詞,尖銳揭露了東漢末年邪孽當道、賢者悲哀的的黑暗腐朽的社會本質:“舐痔結駟,正色徒行”,“邪夫顯進,直士幽藏”。甚至敢於把批評的矛頭直指“執政”的最高統治者:“原斯瘼之攸興,實執政之匪賢”。最後由“刺世”發展到同這黑暗的世道徹底絕決的程度:“寧飢寒於堯舜之荒歲兮,不飽暖於當今之豐年”。
此賦在僅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47479
猜你喜歡:
抒情

趙壹

趙壹     趙壹(本名懿,因後漢書作於晉朝,避司馬懿名諱,故作“壹”),約生於漢順帝永建年間,卒於漢靈帝中平年間。東漢辭賦家。字元叔,漢陽西縣(今甘肅天水南)人。體貌魁偉,美鬚眉,恃才傲物。桓、靈之世,屢屢得罪,幾致於死。友人救之,遂作《窮鳥賦》答謝友人相助。並作《刺世疾邪賦》抒發憤懣之氣。一生著賦、頌、箴、誄、書、論及雜文等16篇,今存5篇。

趙壹其他詩詞更多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