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賞析二

作者:佚名
首聯兩句通過“問樵客”、“遙識”的寫法,暗示出盧岵山居的幽僻。作者不稱砍柴的人爲樵子、樵夫,而稱之爲“樵客”,意味着這個砍柴者並不是俗人,這對於詩的氣氛也起着一定的渲染作用。詩從“西溪問樵客”開篇,頗類似賈島的“松下問童子”,用問答的方式開篇,是爲了追求生動活潑的效果。這種問答形式使詩情頓生波瀾,起伏盪漾,讀來輕鬆自然;若改用直接議論抒情,會有些板滯沉悶。詩人是古代的追隱一族,訪尋隱居深山的盧岵,特別渴望見到這位深山高士,暗示了他對山居生活的傾慕之意,對山居主人的讚許之情。
頷聯兩句寫一路所見,是近景。這兩句形象地描繪了幽僻山徑中特有的景物和色彩。而與此相應,作者用的是律詩中的拗句,“老”字和“清”字的平仄對拗,在音節上也加強了高古、清幽的氣氛。
頸聯兩句寫入望的遠景。“千峯”言山峯之多。“一徑入雲斜”和“千峯隨雨暗”相對照。這兩句改用協調的音節,一方面是爲了增加變化,一方面也是和寫遠景的闊大相適應的。
中間兩聯主要用了“古樹”、“急泉”、“千峯”、“暗雨”、“小徑”等意象,描寫了盧岵山居的景色。近看古木參天,岩石嶙峋,急湍甚箭,白沙歷歷;遠眺千峯林立,雲暗雨密,小徑蜿蜒,斜入雲煙。一幅高峻幽深甚至有些晦暗的畫面,寫出了處士盧岵遠離塵囂、深藏不露的特點。這兩聯不單單是寫景,還暗示了詩人一路尋找盧岵的蹤跡,從入山問樵客,目標明確,然後一路穿林涉泉,翻山越嶺,一直走到夕陽西下,鳥亦倦飛而知還,詩人卻還未尋到盧岵的居處,頗有疲倦欲返的無奈、焦慮。這兩聯也不單單是暗示了詩人尋找的蹤跡,更含蓄地表達了詩人一種追求的境界。衆山尋他千百度,苦苦求索而不得,焦慮萬分,爲的是反襯結尾驀然回首,發現滿眼都是明豔的蕎麥花,表達了一種開悟的心理經驗,這種精神歷程有頗爲廣泛的意義。
尾聯兩句又改用拗句的音節,仍是和通篇突出山居景物的特殊色彩相適應的。而寫景物的特殊色彩又是爲了寫人,爲了襯托古樸高潔的“處士”形象。“蕎麥”是瘠薄山地常種的作物,春間開小白花。在日照強烈的白天裏,小白花不顯眼,等到日暮鳥散,才顯出滿山的蕎麥花一片潔白。蕎麥花既和描寫處士的山居風光相適應,同時,也說明處士的生活雖然孤高,也並非和人世完全隔絕;藉此又點明瞭作者造訪的季節是春天。
如果從單純的寫景角度講,詩人如果一味寫幽靜則意境容易晦暗、陰冷,所以,結句“滿山蕎麥花”,使詩中景物於幽靜中又添了幾分明媚。古人也慣用“以景結情”的方法來收尾,但此詩結句不僅僅是寫景,更是詩人人生態度的一種象徵。詩人爲拜見處士而苦苦尋了一天,結果連處士的影子也沒有見到,按理說應當心情沮喪,乘興而來,掃興而去。然而詩人卻沒有沮喪,心情反而若滿山蕎麥花似的一片明朗,象徵悟到人生真諦後,心地明朗,若蕎麥花一般生機勃勃。
這樣的精神歷程頗似王國維在《人間詞話》裏總結的“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然要經過的三種境界。如果沒有確定不移的人生目標,如果沒有九死不悔的苦苦尋找,詩人就不會有“滿山蕎麥花”的當下頓悟。詩人認識自我與認識處士是同時完成的,在堅持要認識山居處士的迷失中,歷經種種周折,承受種種磨練之後,豁然開悟,獲得一種精神自由,境界昇華。隱士就是隱士,恬然自安,訪客難見也是正常。何況,人生也無所謂掃興不掃興,只要隨遇而安,到處都有好景色,到處都有好心情。在尋找處士的過程中,詩人發現了內心,也尋找到了自己精神的歸宿。
全詩的層次非常清楚,景物寫得雖多而錯落有致。更重要的是通過景物的特殊色彩,表現了盧岵處士生活的古樸和人品的孤高。作者的這種比較特殊的表現手法,應該說是很成功的。
參考資料:
1、
張志嶽 等.唐詩鑑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3:1118-1119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31512/prose_appreciations/8946
西溪問樵客,遙識楚人家。古樹老連石,急泉清露沙。
千峯隨雨暗,一徑入雲斜。日暮飛鴉集,滿山蕎麥花。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