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賞析

這是一首寫景詩。開頭兩句寫的是通往開聖寺的途中景象。詩人並沒有設色描繪,而只是以白描的手法描繪了一幅秋日行旅圖,把讀者引進一個旅況蕭瑟的境界。山道、亂石、古樹、煙靄,旅途的荒涼、寂寞可想而知。但是詩人的感受程度似乎還不僅如此,“蕭蕭”一詞狀山中秋風蕭瑟、草木搖曳的窸窣之聲,更增添了旅途的淒涼況味。
到了開聖寺,按常理,詩人該從旅途的寂寞中輕鬆下來,對這一建於三、四百年前的寺宇進行一番觀瞻了。然而,頷聯卻避卻寺宇,將目光移向寺外的天地。憑高望遠,長天寥廓,萬木蕭疏,天地之間一派深秋的景緻。
寺外的秋色是如此蕭然,寺內的景緻也很寥落。頷聯通過馬嘶、鴉亂的寺外景色予以烘托,頸聯則又以泉落竹間和廚房靜寂,僧歸塔下與影殿空空相比照,充分地描寫了寺宇的衰敗寥落景象。上下兩聯於工整的對偶中,寓抑揚低昂的情調,爲尾聯的慨嘆之音,醞釀了充分的抒情氣氛。
面對這一片荒涼的情景,詩人不由得浮起了這座寺宇曾經香火鼎盛的揣想。寺中記載當年興建時寺宇巍峨、香客絡繹之盛況的南朝舊碑依然存在。這一聯就眼前所見情景抒發感嘆,寓意極深。南朝皇帝佞佛,曾浪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在全國各地興建寺廟(杜牧《江南春》“南朝四百八十寺”)。不但嚴重地毀壞了農業,也加劇了階級矛盾的激化,再加上統治者的荒淫腐敗,使得南朝的幾個小朝代都是國運匆促,接踵而亡。南朝的這一歷史事實不但給後來的統治者以深刻的教訓,也刺激了許許多多的有識之士,引起了歷史家、文學家們的反思。因此,詩人面對這荒廢的寺宇,雖然也發出了“行人莫問當年事”(許渾《咸陽城西樓晚眺》)的感慨,但是這一感慨裏卻融進了對社會歷史的巨大變化的思索,蘊含着詩人內心深處無限悲涼的感悟。
全詩以寫景爲主,由旅途的跋涉而開聖寺周圍的徘徊,遊賞一路秋景,迤邐寫來,別具清暢流美的情致風調。詩人在感懷之餘,似乎又對使他身心疲憊的功業之事感到厭倦,由此萌生了隱逸的想法。立意深沉,耐人尋味。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31414/prose_appreciations/9851
路分谿石夾煙叢,十里蕭蕭古樹風。出寺馬嘶秋色裏,
向陵鴉亂夕陽中。竹間泉落山廚靜,塔下僧歸影殿空。
猶有南朝舊碑在,恥將興廢問休公。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