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現代 近代

鑑賞

作者:佚名
此詩寫的是詩人來到永州第一年即公元806年(元和元年)早春的情景。
一天,詩人獨自出游到永州郊外,目睹到一幅在長安做京官時不曾有過的春意盎然的田園圖景。原野上清泉涌流,草木萌櫱,鳥語花香,更有農人春耕正忙。詩人倍感新奇與興奮,以飽蘸深情的筆,記下了這賞心悅目的幕幕景象;身爲“僇人”,羈留異地,觸景生情,勾起了詩人對故土的不盡思念,以及對不幸人生的無限感慨。
全詩以第五聯過渡,由所見所聞轉入寫所思所感。詩人看到一派宜人的早春景象後,引發的不是美好的憧憬、宏大的志願,而是強烈的思念故土之情。正如近藤元粹《柳柳州詩集》卷三所言:“貶謫不平之意片時不能忘於懷,故隨處發露,平淡中亦有憤懣,可壓也。”由早春生機勃勃的景象,聯想到北方舊居已人去樓空,昔日田園因無人料理而雜草叢生,淪爲荒地;由此又進一步引發對人生的感慨,感到無可寄託——政治前途既已渺茫,沉悶之情又無以排遣,精神的家園不知安在。惶惶不可終日,詩人對這種無所事事的無聊生活,極度地不適與不滿,甚至羨慕起隱士來——儘管他們功名無所成但還有所寄寓。無意間詩人遇到了田間勞作的老漢,於是找到了傾訴的對象,詩人向這位素昧平生的老漢一吐衷腸,一泄爲快。於此,也正是辛勤勞作的農民給了他以莫大的慰藉,使他捨不得離開田頭,無限眷戀地撫摸着農夫的犁耙,交談中已不知天色已晚,猛回頭,發現炊煙已瀰漫天空。
在身爲“羈囚”的情況下,農夫已成爲柳宗元傾訴的對象,與農夫傾心交談已成了他精神解脫的最好方式。柳宗元之所以那般熱愛永州山水,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對永州人的信賴和感激。
但詩歌尾聯,詩人又不得不面對現實生活的落寞,思念故鄉,但在他眼前的仍是煙雲橫斷。這意境與崔顥的“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有異曲同工之妙。
總之,全詩表現的是早春郊遊時的所見所感,既寫了詩人對永州之野的美好印象,又寫了詩人寂寞生活中矛盾而複雜的心情。以樸實的筆調寫事,以誠篤的心寫實,樸誠的人格躍然紙上。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18035/prose_appreciations/1499
南楚春候早,餘寒已滋榮。
土膏釋原野,白蟄競所營。
綴景未及郊,穡人先偶耕。
園林幽鳥囀,渚澤新泉清。
農事誠素務,羈囚阻平生。
故池想蕪沒,遺畝當榛荊。
慕隱既有系,圖功遂無成。
聊從田父言,款曲陳此情。
眷然撫耒耜,回首煙雲橫。
唐詩三百首全集  |   宋詞三百首全集  |   古詩十九首全集  |   詩詞名句 |   詞牌名大全
友情链接: 手Q阅读
Copyright © 2017 讀古詩詞網 - dugushici.com  |  免責聲明  |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